• 比尔·盖茨:为什么我对AI的未来持乐观态度?
  • 发布于 2个月前
  • 70 热度
    0 评论
  • 卧龙生
  • 1 粉丝 38 篇博客
  •   
今年,我首次将 AI 应用于工作领域,而不仅仅把它当作一种新奇的事物。我相信,许多人跟我是一样的。我们正处于一个重大技术转型的起点。这是一个既令人激动又充满混乱的时刻,对于 AI 如何在未来几年塑造我们的世界,我们充满了不确定性 —— 但如何利用 AI 提升生产效率、扩大教育、心理健康护理等领域的可及性,这一点比以往更加明显。

我的工作一直基于这样一个核心理念:创新是进步的关键。这正是我创立微软的原因。这也是二十多年前我和 Melinda 启动盖茨基金会的动因。正是因为这个理念,过去一个世纪全球的生活水平得以显著提升。

自 2000 年以来,全球五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几乎减半,在这方面创新是功不可没的。科学家们研发了新的疫苗生产方法,这些方法更快、更经济,同时保证了安全性。他们还研发出适用于世界最偏远地区的疫苗分发机制,让更多的孩子得到了接种,还创造了针对轮状病毒等致命疾病的新疫苗,有效保护了儿童。

在资源有限的世界里,我们必须寻找更好的方法以发挥最大的影响力。创新是确保每一笔投入都能发挥最大效益的关键。现在,AI 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加快新发现的进程。

截至目前,最显著的一个影响体现在新药的研发上。AI 工具能够明显加快药物研发的流程,一些公司已经开始利用这种方法研发癌症药物。盖茨基金会在 AI 领域的一项重要任务是确保这些工具同样用于解决艾滋病、结核和疟疾等在全球最贫困地区普遍存在的健康问题。

我坚信,利用 AI 改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人民的生活有着巨大的潜力。在最近的塞内加尔之行中,我会见了几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创新者。他们正在进行的 AI 研究令人称赞,他们希望这些研究终有一天能惠及他们自己的国家。虽然他们的大多数工作仍处于初期阶段,但这些努力正为十年后的技术大爆发奠定基础。

看到这么多创造性的想法层出不穷,真令人兴奋。我见过的团队正研究如何利用 AI 对抗耐药菌、帮助人们更准确地评估自己的 HIV 风险,让医疗信息更容易为卫生工作者所获得,等等。发展中国家的创新者们正在努力解决他们国家面临的一些巨大挑战,这让我深感震撼。

想一想这个触目惊心的数据:每两分钟就有一名女性因分娩或怀孕而丧生。一支来自印度的团队希望用 AI 来改变这一局面。ARMMAN 的 LLM 未来将成为治疗高风险妊娠的卫生工作者的得力助手。它不仅支持英语和泰卢固语(印度安得拉邦的官方语言),而且最令人赞叹的是,它能根据使用者的经验水平自动调整 —— 无论是初出茅庐的护士还是经验丰富的助产士。

这类项目面临的挑战还很多,道路还很漫长。例如,如何在不牺牲质量的前提下扩大项目规模,以及如何提供充足的后端支持以确保它们能长期有效运行,都是需要克服的重大障碍。

为了最大化这些项目的效益,我们需要解决与 AI 相关的一些广泛风险,包括如何避免偏见和错误断言。错误断言是指 AI 系统错误地、自信地做出一些实际上不真实的声明,在医疗领域中这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后果。尽管一些研究者认为这是 AI 技术的固有问题,但我不这样认为。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可以教会 AI 模型区分真实与虚构。例如,OpenAI 就在这方面做了许多有前瞻性的工作。

我们还必须确保 AI 产品是为最终用户量身定制的。例如,我对一个名为 Somanasi 的基于 AI 的教育辅导工具感到兴奋。现今正在试点的 AI 教育工具因为能够针对每个学习者量身定制而令人惊叹,而 Somanasi(斯瓦希里语中意为 “一起学习”)将把这些好处带给肯尼亚的学生。它不仅与当地课程相契合,还考虑到文化背景,使得使用它的学生感到亲切。

看到如此众多的研究者已经开始考虑如何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推广新技术,我感到非常鼓舞。如果我们现在进行明智的投资,AI 有望使世界变得更加平等。它能够缩短甚至消除先富国家和贫困国家之间在获取创新技术上的时间差距。

在像美国这样的高收入国家,我相信我们距离大众广泛使用 AI 还有 18 到 24 个月。在非洲国家,我预计大约三年内就能看到类似程度的应用。虽然这依然存在差距,但这个差距比我们在其他创新技术上见到的要小得多。

缩短这种差距对于减少全球不平等至关重要。即使在困难时期,当我想到 AI 如何能够比以往更迅速地将颠覆性技术带给需要它们的人们时,我就忍不住对未来感到乐观。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