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模型正加速淘汰中小企业
  • 发布于 1个月前
  • 73 热度
    0 评论
我的朋友赵总撑不住了,找我求救!赵总是制造业老板,公司经营了16年,员工200多人,年营业额也有几个亿的规模。在最近的一两年,赵总发现自己摊子越铺越大,心越操越多,但企业效益反倒每况愈下。尤其最近几个月,公司的净利润,已经被竞争对手赶上,甚至大有超越之势。

后来了解才发现,对方通过AI大模型,提升了财务、采购、日常办公环节的效率,人效大幅提升,降本增效非常成功。赵总以前就听我聊过大模型,但是没太当一回事,当颠覆猝不及防地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蹉跎了什么。

一.大模型,正在加速淘汰中小企业
1、靠运气赚的钱,凭认知亏光
在一部上行的电梯中,有人在做俯卧撑,满身大汗;有人用头撞墙,头破血流;还有人躺着不动,若无其事。最终他们都到达了最高层,当有人问他们是如何上来时,这些人开始大谈特谈自己是多么努力、多么吃苦、或多么与众不同。但他们却忽略了,自己之所以能到达最高层,是因为自己本来就在“上行的电梯”里。

我们所熟悉的很多企业,之所以做得成功,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吃到了时代发展的红利。

但不少老板却像那些坐电梯的人一样,很主观地把企业成功,完全归功于自己的能力。这其实是一种“认知不协调”。以赵总为例,他2008年开始创业,正值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期。当时的中国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带领全世界经济复苏的重要引擎,经济总量接连超越德国和日本,跃居世界第三。2008年以后的10年,中国可统计的经济规模更是近乎疯狂地增加了3倍。面对这部史诗级的豪华“上行电梯”,你只要有勇气进入电梯,然后踏踏实实不作死,基本都能带你顺利地一层一层往上爬。

赵总的公司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通过一点点扩大规模、扩充团体发展起来的。不断的成功,让赵总产生了一种错觉,认为自己管理整砸钱、堆人策略非常有效,进而陷入“经验主义”误区。但时空转变,事实不断证明,赵总的那套老打法,已经很难继续推进公司的发展了,更高的人力成本、更激烈的市场内卷,更多拥有新思维的后来竞争者,让赵总的公司逐步由盈转亏,压力山大。

一个人所赚的每一分钱,都是他对这个世界认知的变现;所亏的每一分钱,都因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存在缺陷,当这个人的财富大于自己认知的时候,这个社会将有100种方法收割你,直到你的认知和财富相匹配为止。在这个快速变革的时代,这段话值得企业家们细品。

2、大模型,正在加速淘汰中小企业
一路狂飙而来的大模型时代,将给我们的未来社会带来极为深刻的变化。我以前就讲过,未来只有两种企业形态:新个体和超级平台,不存在中间态。张瑞敏在他的新书《永恒的活火》中也谈到:要让企业长久,就要把组织打散,让企业平台化,让每个员工都成为量子管理中说的“能量球”,零距离贴近用户在平台上创业。其实传达的也是类似的观点。

以新东方和董宇辉为例,也许更容易理解。在“与辉同行”从东方甄选独立出来之前,很多人以为是董宇辉这个小个体,沾了东方甄选这个大公司的光,但独立后的数据反而说明,是东方甄选错把董宇辉的能力,当成了自己的能力,董宇辉及其团队的贡献,远大于整个东方甄选的贡献。如果说现在的董宇辉还“仰仗”东方甄选什么,那可能也就是东方甄选为他配备的100多人的团队。

但当我们真正进入大模型时代,如果你有董宇辉一样的才华,连搭“100人团队”的困扰可能都不会存在。届时,那些具备强大技术能力和资源的超级平台,将提供AI和云计算等新型基础设施,充当整个产业的路由器和中介平台,它们通过提供流量、工具和服务,大大降低创业团队对资源、人力需求的门槛和后顾之忧,更有利于个人或小团队的生存和发展。那时候的“东方甄选”们,要么裂变为更多个“董宇辉团队”,要么自己变身为超级平台,不然其存在的价值就会非常尴尬。

二.AI Agent,颠覆企业组织形态
1、未来企业组织,90%由数字员工组成
在过去的企业中,最核心的资源和组织元素,是以DNA代码“编程”的碳基人类。但在未来,这个格局会被改变。除了人类外,还会出现以芯片结构为基础、由文本代码编辑的硅基生命。AI Agent(智能体)将会在未来3、5年或者更长一点的时间内,作为新的劳动力和生产力,出现在我们的工作或生活中。

比如,世界首位AI软件工程师Devin已经问世,研究人员还非常“贴心”的为它配备了shell、代码编辑器、浏览器等人类常用的开发工具。让Devin不仅可以规划和执行需要数千项决策的复杂工程任务。还可以主动和用户协作,进行实时报告进度、接受反馈,并根据需要与他人一起完成设计选择。这还只是开始,随着AI Agent技术的进一步成熟,1个开发经理,加上10个AI程序员,就构成一支开发团队的场景,也许不久后就会出现。同样,销售端也可能会出现“1个销售经理+一堆AI销售”,就构成一个销售部门的情形。这些AI销售,甚至可以更好的优化销售流程、提升工作效率、预测客户行为、识别购买信号等。从而为企业贡献更高的成单率和销售业绩。

碳基生命和硅基生命复合办公,人类负责引导,AI Agent负责执行,在重塑工作流程和场景的同时,也在重新定义未来的组织架构和行为主体,深刻且不可避免。

2、所有“低水平重复劳动”岗位,将被AI智能体取代;
李开复曾预言:到2033年,会有40%的工作岗位上的人类员工,都将被AI和自动化技术所取代。前几天,股神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也被问到了类似问题,股神的回答是“我认为任何劳动密集行业都可能会受到AI的威胁。”在未来,“低水平重复劳动”,将被AI智能体所取代,已越来越成为大家的共识。

以金融行业的放贷风控为例,传统做法是审核员先审核申请人的净资产、工作收入等信息,然后再了解他的借款意图,评估他的还款能力。整个过程繁琐耗时,甚至还要和申请人来回拉扯,斗智斗勇。但AI却无需做这些事,它可以直接根据申请人的公开资料、面部信息、下载过的应用程序中的数据,以及在网上的各种浏览记录等,把几百上千个变量放入“风险控制模型”中,然后给出更理性客观、更有数据和逻辑支撑的评估结果。

三.大模型时代,中小企业如何应对?
1、清零思维,拥抱AI
AI对企业的颠覆性,超过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等以往任何一次科技革命,速度之快超出想象。到底有多快,风险投资的数据可以给我们一个参考。以美国为例,2023年美国全年风险投资,约为1706亿美元,相较2022年缩水了716亿美元。但当中进入AI的投资,却逆势上涨,占全年投资额超过三分之一,累计约626亿美元,也远超过去几年AI领域的投资水平。在技术的演进上也是如此,从简单的人机对话,到文本生图/生视频,再到越来越多AI Agent出现,连OpenAI CEO奥特曼都惊呼“AI发展速度快得吓人,就像停不下来的龙卷风”。

在这种背景下,中小企业的老板和管理层们,一定要学会清零思维,拥抱AI。在趋势明朗,但乾坤未定之际,对于习惯了在夹缝中求生存的中小企业来说,未尝不是弯道超车的机会。毕竟巨头们船大难掉头,自己反倒可以凭借快速反映,借助AI各种基础设施,结合自身的优势和特点,一些细分领域推出新的产品或业务形式,先发制人,抢夺用户和市场。

2、躬身入局,加入迭代
在快速发展的AI时代,企业一把手一定要有躬身入局的决心和态度,在注重稳定的同时,又要加速业务模式的转型和创新。我认为相对比较稳妥的方案,是 “两条腿走路”,兼顾“现有业务+AI”和AI原生。我为赵总的设计的就是这一策略。

比如,我为赵总公司打造了基于“现有业务+AI” 办公智能体,在原有业务基础上加入AI元素, 让原来需要员工手动填写的各种申请表格、审批流程等,通过办公智能体,只需输入相关信息,智能体会自动处理表格的生成、填写、审批、流转等,大大提升了员工办理各项手续的效率。

另外,还设计了基于“AI原生”的财务智能体,能够自动识别和提取员工提交的报销单据,并根据预设的规则和政策进行审批和核算。员工只需将报销单据拍照上传,智能体就能自动识别相关信息,并根据企业的财务政策进行验证和审批。这种智能化的财务流程,大大减少了人工处理的时间和错误率,提升了员工报销、预算提报的效率。

3、All in AI,而非浅尝辄止
谷歌CEO桑德尔·皮猜说过:“人工智能是我们人类正在从事的最为深刻的研究方向之一,甚至要比火与电还更加深刻。”我也一直坚定地认为AI是战略,而不是工具,是需要集结内外部所有力量,长期坚持并不断完善的顶层设计。

还以赵总公司为例,制定的AI战略转型规划,从AI思维、转型方法论、技术能力、发展策略等方面,花了不少时间进行了深度交流和碰撞,在形成共识后,还为他们提供综合培训,以及落地实施的跟进。让赵总的员工,从认知到思维方式,再到行为习惯,都有了更具“AI”色彩的改进和提升。

刘慈欣说过:“未来像是一场盛夏的瓢泼大雨,当它忽然降临的时候,我们甚至无暇打开手中的雨伞。”大模型时代已来,中小企业是时候趁天晴修缮“屋顶”了,不要等到大雨倾盆,想打开雨伞都来不及。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