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寒冬已至,设备商大规模裁员是在“断臂求生”
  • 发布于 2个月前
  • 229 热度
    0 评论
时至深秋,凉风四起,寒意渐浓。而近期不绝于耳的裁员消息,更让这个秋天多了几分萧瑟和肃杀。

10月12日,新华社援引美国CNN报道,高通公司计划裁员1258人,波及岗位包括工程师、法务和人力资源。
10月19日《华尔街日报》网站报道,诺基亚计划到2026年底将公司员工人数从目前的8.6万人缩减到7.2万~7.7万人,即最多计划裁员1.4万人。

与此同时,某职场社交平台有网友爆料称,AMD将开始在中国进行裁员,其中上海研发中心是重灾区,涉及300~450名左右的员工,占比10%~15%。

2023年ChatGPT横空出世,各路英豪掀起“百模大战”。然而,“全球并不同此凉热”。在AI创造奇迹的同时。“裁员潮”席卷全球,从电信业到电商,从“大厂”到“小作坊”,裁员阴影笼罩着各行各业。

寒冬已至,设备商“断臂求生”
全球经济持续面临不确定性,电信行业似乎正在降温。近期,英国电信、南非运营商Cell C、沃达丰、芬兰电信、加拿大电信等国外运营商纷纷宣布裁员,而美国运营商正走在削减5G投资的道路上。国内5G建设步伐虽然依旧遥遥领先,但是5G网络投资规模总体稳中有降。为何走出了疫情,包括电信行业在内的全球经济发展却没有如预期般复苏?

对此,独立电信观察家老解表示,疫情期间供应链紧张,整个电信行业囤积的库存超过了正常水平。但疫情结束后,全球经济放缓,欧美市场出现了通胀,美联储和欧洲央行不断加息,物价上涨的同时,资金成本也在快速增长。物价上涨抑制了用户需求,运营商收入增长放缓,库存消耗速度变慢;资金成本上涨则增加了运营商的财务压力,使得投资放缓。

产业链发展从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面对运营商库存消耗与网络投资的双重放缓,诺基亚等电信设备商营收出现下滑,特别是在高利润的北美市场,诺基亚下滑40%,进而导致盈利水平下降。展望未来,全球经济走势短期内难以扭转,设备厂商未雨绸缪,提出裁员计划。例如诺基亚在三季度财报中指出,其员工数量将从8.6万人减少至7.2万~7.7万人,到2026年总共削减8亿~12亿欧元的成本。无独有偶,爱立信也在今年2月宣布全球裁员8500人,并在8月关闭了北美现场服务业务,裁员750人。

除了受经济环境影响,设备商裁员也是行业周期的正常波动。Omdia首席资深分析师杨光表示,移动通信十年一代,大规模网络建设会持续2~4年,这是行业的高潮;之后运营商投资收缩,直到下一代技术出现,这时候就是设备厂商的冬天。为了熨平这个周期,裁员、发展新技术,扩大业务线是企业穿越周期的重要手段。

就全球分布来看,杨光认为,中国市场是目前最好过冬的一个地方。面向未来演进,华为大力推广5G-A等新技术。与此同时,三大运营商持续加大对算力、AI的投入,一定程度上帮助设备商抵消了5G的下滑。而从市场分布客观分析,诺基亚、爱立信等国外设备厂商的裁员与中国市场关系不大,根本问题在于欧洲市场的长期低迷以及北美市场的大幅下滑。近年来欧洲运营商投资普遍谨慎,甚至流露出对未来代际投资的疑虑,亦即对5G-A没有兴趣,对6G也不感冒;北美市场的5G投资高峰已过,下滑趋势明显;印度市场发展不错但需求总量较小,难以弥补北美市场和欧洲市场的下滑。

值得关注的是,对于行业而言,如果有信心再反弹,裁员就只是短痛,但如果对长期趋势缺乏信心,裁员将对产业进步造成负面影响。“现在的问题是长期趋势并不明朗,欧洲市场的问题可能预示着每十年一次大规模网络投资的模式不再持续,产业周期可能颠覆,这样的前景对于成熟头部厂商来说难言乐观。”杨光表示。

时局难定,芯片市场或迎新一轮洗牌
作为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基础行业、智能世界的基石,芯片行业历来是“人红是非多”,在美国对中国芯片产业的持续打压下,更是变数陡增。当下,尽管全球芯片行业有所回暖,但整个行业仍面临着经济下行压力和竞争加剧的挑战,英特尔、高通、AMD等芯片大厂纷纷宣布了裁员计划。

不少言论称,高通裁员与华为Mate60 pro带来的冲击有关,但老解认为,影响虽有但需要持续发酵,不会如此快速显现,本质上华为Mate60 pro上市与裁员关系不大。

事实上,高通、AMD等芯片企业某种意义上是以消费者市场为主的公司,受市场需求波动影响较大,智能手机、PC等消费电子市场的持续低迷是这些企业裁员的重要因素之一。IDC在8月下调了2023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预期,预估2023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11.5亿部,同比下降4.7%,创下十年来新低。短期趋势不乐观,长期预判不明朗,芯片企业裁员削减成本在情理之中。

同时,美国制裁带来的市场前景不确定性,也是企业不得不弃车保帅的重要因素。消息称,AMD上海研发中心将面临300~450人的裁员。作为AMD在美国本土以外最大的研发中心,AMD上海研发中心主要负责CPU、GPU和APU等产品的设计、开发和测试等工作,在过去为AMD带来了不少创新的技术和产品。但在美国对华半导体限制政策和全球芯片供应紧张的双重压力,AMD不得不缩减在中国的研发投入和业务规模,以应对营收和利润的下滑,提高核心竞争力和效率。这是AMD应对当前时局的一种战略选择。

综上,大变局时代,企业裁员原因错综复杂,而透过表面看本质,裁员无一不反映了行业变局、时代变局,以及当局者的识局、谋局、破局。

风云聚散期难定,鱼鸟飞沈势不同。有人崛起,有人裁员;有人推出新卖点,有人收缩产品线。在变局之下,行业发展有了更多可能,新一轮洗牌或许已经悄然开始。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