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谷歌半数员工就是摆设,根本没干实事?
  • 发布于 1个月前
  • 67 热度
    0 评论
5月7日消息,美国时间周一,硅谷著名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普通合伙人大卫·乌列维奇(David Ulevitch)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很多大公司雇佣了许多从事“无意义工作”的员工,谷歌是典型。

“当我们的社会和经济倾向于偏爱大公司和巨头企业时,无用的工作就像野草般疯狂生长,”乌列维奇说。“如果你在超万名白领员工的大公司工作过,你就很清楚,即使明天裁掉很多人,公司也几乎感受不到差别,可能还会因为减少了干预而运作得更加顺畅。”

乌列维奇此前曾是网络安全创业公司OpenDNS的CEO,在2015年将该公司以6.35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思科。

“在美国,职业管理阶层越来越庞大,更糟的是,社会上人们普遍认为这些工作非常重要,这其实是弱点,不是优势。”乌列维奇补充说。“我自己也曾是这个阶层的一员,那种感觉的确不错。在Cisco担任高级副总裁时,人们都视我为重要人物,我自然也自视甚高。这种现象在许多公司都很常见,其实挺荒谬的。”

乌列维奇指出,这种趋势导致了支撑美国工业和制造业基础的小企业的衰退,原因是这些行业的工作者因年龄衰老而逐渐退出劳动力市场,工作被外包到海外,而且这些工作岗位已不再被视为有吸引力,尤其是与白领职业相比。

他还指出了另一个问题:“大公司里那些‘无用’的工作不仅浪费了这些人的才能,还让他们误以为这些工作真的重要(其实不是),更是从美国其他普通工人的退休金账户里抽走了资金。”

乌列维奇特别指出谷歌是“一个绝佳的例子”。

他说:“认为谷歌有一半的白领员工实际上没有做什么真正的工作,我觉得这并不夸张。公司每年在很多毫无成果的项目上投入数十亿美元,这些资金本可以返还给那些拥有退休账户的股东。”

谷歌尚未对此置评请求作出回应。通过电子邮件联系到乌列维奇时,他表示:“我只想说,这可能是我说过的、最不引起争议的话之一。”

近年来,其他风投也加入了关于大型科技公司存在“假工作”和人员冗余的讨论。

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曾批评管理层中的“笔记本电脑阶层”,并在2022年推文中说:“好的大公司员工过剩两倍,不好的大公司则过剩四倍甚至更多。”科技投资者、“PayPal黑手党”(PayPal Mafia)成员基思·拉布伊斯(Keith Rabois)去年将Meta和谷歌的大规模裁员归咎于这一点。

他说:“所有这些人都是多余的,这种情况已经存在很长时间,招聘员工数量曾是一种虚荣的指标,实际上毫无意义。” “这些人没有什么工作可做……都是假工作。现在这一点已经暴露无遗,他们实际上在做什么?只是开会。”

C3.ai的亿万富翁CEO托马斯·西贝尔(Thomas Siebel)去年也表示,谷歌和Meta雇员过多,而实际上没有足够的工作让他们做。他说:“他们在家中所谓的远程工作实际上什么也做不了。如果你想在家穿着睡衣工作四天,那就去Facebook吧。”

尽管有些科技公司的员工表示他们得“到处奔波找活干”,但其他人则指责管理层不当,领导层为了显得自己更重要、保住升职机会,不断增加员工人数并给他们安排了大量填充性的繁忙工作。近年来,Meta和谷歌等科技公司裁掉了成千上万名员工,通常理由是希望提高效率。

Meta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宣布2023年为公司的“效率年”,并表示他不喜欢“经理管理经理”的臃肿组织结构。据报道,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2022年的一次全体员工大会上告诉员工,“真正的问题是我们的整体生产力与现有员工总数不相称。”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