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年我做领导的经历
  • 发布于 2个月前
  • 94 热度
    0 评论
2014年,我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马上接近10年整了,内心深处,对于基层管理(前端leader)这个岗位,有了深刻的理解。而现如今,整个IT行业经历了巨大的繁荣之后,也进入到了自己的平稳期,以前动不动就想要升职加薪的预期早已不在,各个想要当leader的想法,好像也随着行业的发展而慢慢消失殆尽。

但是作为我个人,我非常的想要聊一聊这个话题,因为一位前端leader的成长历程,也暗含了作为生命的个体,面对这陌生的世界,一步一步走向成熟的标志。

关于对leader的认知
在刚入行的时候,我眼中的前端leader,是一位技术大牛,所有的问题在他手里都是那么的轻描淡写的解决了。他们的厉害,在我单纯的心智里面,就觉得leader就等于技术大牛。

第一次leader经历
当时的我,也是立志要当一名前端leader的,所以我每天非常努力的学习各种技术,当我认为我可以的时候,立马就应聘前端leader的岗位,在那个年代,只要你敢做,有一定的功底,社会就给你这个机会,于是我如愿以偿的成为一名基层管理,当时专门给我的title还是前端主管。

如大家所期望,第一次当管理的我,几乎把当管理的初级问题和错误,一个一个的犯了个遍,比如和领导顶嘴,比如遇到事情会下意识找借口,比如领导分配的某些问题,自己视而不见。。。我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崩溃,不是应该把公司的项目做好就行了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无法控制的事情。那一次的经历很不幸,我失败了,以试用期没过的方式惨淡收场。

第二次leader经历
经过反思,其实我无法忽视的一个问题就是,自己的幼稚,幼稚的人怎么可能掌控一件大事,其实我知道,如果再让自己做这件事,自己依然没有能力做好,幼稚的心态,毫无管理经验,注定了自己的失败。但是还是要继续工作的,凭借不错的技术,立马又找到一个前端leader的岗位(是的,在疫情之前,你技术如果真的不错,找一个leader岗位就是这么轻松)。

第二次的leader经历,是我职业生涯中最痛苦的经历,首先是克服自己的幼稚,找借口这种缺点尽量的避免。leader岗位不像一线开发,它天生带有那种同他人沟通交流的属性,但是只要是沟通交流,你是什么样的人,就真的无法避免的展示在别人面前,是的,不成熟,沟通不顺畅依然是我的缺点,质疑和否定依然是我要面对的第一课题。这个时候,我的选择是忍受,忍耐别人对自己的不友好的各种行为。另一个方面,我的选择是做好项目,技术依然是自己的优势,在团队中,如果无法发挥更多的沟通、管理之类的价值,那就以多做项目的方式,获取团队的信任。因为团队管理的缺陷,团队中也就有了一些牛鬼蛇神,总有那么一个人,在我的团队内部制造不和谐的声音,对我的各种事项进行挑剔,因为是团队老人,甚至还在我的领导的背后,说一些我的坏话。也因此,我的领导私底下对我表达的不满。至于我自己,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我的内耗极其严重,但我依然咬牙坚持。

其实,如果大多数人,遇到这种情况,可能就放弃了,毕竟又不是找不到工作。一直让我坚持不放弃的原因在于,我真的不想认输,如果我这次又输了,那我以后依然会面临这些问题。

慢慢的,痛苦让人成长,我能被质疑的地方也变得越来越少。因为做的项目多,外部合作的团队成员,或多或少有对我技术的认可。慢慢的理解了,作为leader,不仅仅是对项目负责,而是对整体的事的负责,慢慢的,承担责任就是我对leader的一个新的认知。作为leader,对外沟通的时候,慢慢学会了评估影响,学会了给别人肯定的承诺,能够自己明确做到的东西,就自己尽量做到。是的,就这些简单的道理,我学习了许久才明白。

在那个时候,我依然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团队的刺头依然没有解决,面对如何当一个好的leader的概念,依然很模糊,解答我凭什么能成为一位合格的leader,我依然没有明确的底蕴。

在阿里
19年年底,互联网金融行业整顿,加上疫情来了,当时的公司大裁员,如愿以偿拿了一笔裁员的钱,很快就面上了阿里的岗位。在阿里的履历中,算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一方面,仅仅是p7,不承担管理责任,但是kpi的制度,又让阿里的p7,是做事的排头兵,需要真的能打硬仗。而仅仅不带名头做事,又是我比较擅长的任务,所以做起来算是得心应手。

但是这个阶段,我还是关注到了如何做好一个leader这件事,我主动观察阿里的p8,p9这些职场人,他们做事的方法论,学习作为p8那种高级架构师,他们如何做技术架构。我也观察阿里整个的前端技术体系有哪些,做这些东西的原理到底是什么,哪些是对于团队来说是可复制的。同时以一个排头兵的位置,体验做这些事的经历。

其实,本来技术功底还不错的我,经历了阿里这个体系的改造,基本上对于前端技术,不说所有的方向都有深入研究,但是那些普惠的技术,早已经烂熟于心。而自己也明白,前端技术这个方向,表面上应该了解的东西,都已经了解了,那些还没有深入了解的技术问题,在我的认知中,仅仅是因为自己缺了这个方向上的一份工作经历罢了。

在这段经历里面,个人实实在在的在思考,从技术的角度,一个leader能为整个团队,带来多大的变化。组件化、模板化,工具化,脚手架,监控,埋点,数据分析,在我的认知,慢慢成为了一个团队的标配。serverless、低代码、编辑器、从设计到代码等等,一系列的方向性的研究,自己都有能力根据公司的业务,进行落地实践。

这段经历,也有不足的一些地方,对于人的研究,依然没有深入的了解过,人性在利益面前的斗争,远远比我所想的更加激烈,我依然不理解,为什么有些人,会在团队中制造不和谐这种事,这些不理解也会导致自己面对管理的一些其他的问题。

在西安这几年做管理
如果在北京,我们对前端管理这件事的认知,是技术,是一个leader自身的能量价值,我会根据不同的人,给他们分配到不同的职责岗位,因材施教,在团队进步和个体进步达到共赢。

但是在西安我有了新的认知。首先我作为一个leader,确确实实的利用自己的价值,做到了一些事,通过我自己,培养出了大量的优秀的前端,在合适的时机,他们的薪资有了大幅的增长,有些人的薪资在西安,能达到50w年薪的样子。其中,他们有些人成了架构师,有些人成了前端leader,当然也有一些人泯然众人,失去了联系。

这中间,有些事让我印象深刻,比如我曾经非常看好的一个同学,反而在一些场合公然挑衅秩序,作为leader的我当然会维护秩序,然后我就成为了其发泄情绪的对象。比如我曾经指导某一些同学,如何写更好的代码,可是换来的却是这位同学对我的攻击。

其实,作为我个人,我真的无所谓别人的质疑,看似有些时候导致了我的尴尬,其实真正尴尬的是这些同学而已,我仅仅是做了一些我该做的事情。但是我需要反思,反思的是,为什么会出现类似不好的情况。我慢慢明白了一个道理,人与人是完全不同的,甚至人与人之间的善恶观都可能是不一样的。有些人天生就比较冲动,遇到不爽的,他不会顾及场合,他就是要发泄情绪。有些人天生就不是好的程序员,他们认为东西只要做出来就行了,我的所谓指导,对这类人来说,可能是一种侮辱。有些人天生就认可溜须拍马的行为,他们认为工作不是做事,工作首要目标是社交,是同领导的关系,而且他们也经常因为这种思想而获得收益,凭借我的个体,怎么可能对抗这个环境。

那到底如何做好一个leader呢
其实每一个人,对做leader这件事,它都有不同的答案,有些说技术,有些说是沟通,但是其实,准确的来说,leader本身这件事,是一个综合性质的事物,leader这个岗位本身是为事而服务的,任何单一的描述都会有问题。

1、leader的最低目标是做好事
只有把事情做好,才有可能在团队中真正的立足。这样你才会真正的处于一个舒服的状态。作为我这个个体来说,技术好而其他方面弱,导致的痛苦自己是深有体会。做好事的前提,一定是摆脱小孩心态,以一个成熟的职场人,面对工作这件事。也许你技术好,但是老是和别人沟通不在一个频道,怎么配合做事?也许你沟通很顺畅,但是你的技术,不足以让项目顺利的产出,那如何承担leader的职责?

leader要为团队的事情的顺利推进负责。有些时候,团队中需要一个人来针对事情,做一个决策,有了决策才会有执行。有些时候,团队的运行,沟通成本可能会很大,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人来梳理做事的流程,方法论,高效解决这些沟通成本。

其实,如果一个leader能把事情做好,在这个过程中,哪怕出现一些小问题,比如和团队内部发生一些小冲突,比如团队技术建设做的不好,比如团队某些人对你认可度低,这些都是可以忍受的,它动摇不了你作为leader的根本。但是如果事情做不好,每一个小的问题点,可能都会被放大,作为你不合格的证明。

2、leader的一个重要命题是修身
leader本身是一个团队的标杆,他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公司的意志,好的leader会让团队成员信服,大家往往会因为这种信服而产生凝聚力、战斗力。团队成员认可,本身是一个难题,因为所谓认可,其实就表示至少你的某些方面,要远远超过这些人。程序员作为一个认死理的群体,一般会尊重技术比较厉害的人,所以要求我们作为leader,在职业生涯的前期,要刻苦的钻研技术。

懦弱、唯唯诺诺是被大多数人所瞧不起的,所以,你要比大多数人有勇气,这证明了你可能需要克服自己内在的某些性格弱点。多数人都喜欢在一个好的环境中工作,他们希望自身被公平的对待,所以,作为一个leader,必须要公心大于私心,你要修行的是,自己是一个真正公平公正的人,这样你需要克服的是你自己的贪欲。

多数人对那种衣着得体,从容自信的人产生好感,一方面这类外在形象,从某些程度代表社会地位,另外一方面衣着得体本身也是一种自律,以及长期的从容产生的结果。

3、leader最终可能是个玄学问题
人与人不同这个简单的命题,自己年过30,才真正的理解。理解一个人与自己的不同,不以自己的视角看问题;具体的人具体分析;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可能产生不同的结果。这些并不是毫无规律,这种承认人与人不同的观点,就是最大的规律。

所谓leader,就是做事,做事的执行者,就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真真切切的理解人与人的不同,才有可能真的把一件事做的好。不同的公司,具有不同的风格,不同的老板,也具有不同的价值观。尊重这种变化,尊重这种规律,顺势而为,能够在任何环境,快速找准自己的位置,然后发挥自己的能力,可能才是做一个leader的更高级的变化。

我们从小到大,所有的教育都是以数学、科学、物理学这类偏于物质的知识体系,包括指导我们的马克思主义思想,都是以物质决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类唯物主义观点构建我们的知识体系。

这会导致我们作为个体的僵化,我的知识体系应该还包括一些类似心理学、哲学的东西,这样才更有利于我们去了解这个世界,了解人与人的不同,了解我们的心灵世界,然后找到那个内在的,真正的,自信的自己,这才是一个人的根和魂,你才会面对物质世界,有了充足的底气和底蕴,面对任何困难和挑战。

而作为农村出身的自己,当真正承担leader的责任的时候,面对软性能力的困局,真的是纯粹的科学学习,能够解决的吗?面对别人的质疑,如何看待自身,这些问题都是一个leader永远要面对的,所以我才会有这样的一个声音——leader可能最终是个玄学问题。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