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了我是谁,比我要成为模版里的谁,更重要
  • 发布于 2个月前
  • 441 热度
    0 评论
追更好几年的访谈节目《十三邀》最近开始了第七季的更新。出差旅途中,忙里偷闲看了许知远对话张双南的这期访谈,看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张双南是国家高能物理研究所主任,在天体物理和天文观测领域有很深厚的造诣。最初以为,这种和理工科大佬的对谈,应该会充满听不懂的知识和简洁客观的表达。看完出乎意料,反而被嘉宾随性的表达和浪漫主义的理想魅力所折服。


张双南说其实很多关于宇宙的知识,都是靠相信它存在,然后持续大量的观测,才能在偶然间发现它的。就比如黑洞,其实它一直存在,只是等待我们去发现它。我们发现它的时候,它已经存在了很久很久,我们只是碰巧看到了过去的它。相信,其实更多的是一种理想,相信在远方存在一种浪漫的想象,虽然眼前的生活可能会让我们裹足不前。但是如果没有想去远方体验浪漫的想法和在路上的行动,那人生的意义又是什么呢?我们内心的宇宙,又如何抵达?


谈到理想,其实就是给自己一个关于未来的设想,尽力去靠近它。如果在当下就能一眼看到未来几十年后自己的人生结局,那中间这几十年,岂不是没有意义,空度光阴。生活中总要相信一些事,即使看似虚幻无力的理想。因为在泥泞的生活中,对未来全部的期待就是绚烂的理想本身。虽然我们依旧生活在当下的现实生活中,虽然可能会被生活所裹挟,也可能面临理想的幻灭。


理想的幻灭是很痛苦的事,它可能只发生在一瞬间,但需要你花很长的时间去认清现实。但认清现实又很重要,只有认清现实,才有可能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坦诚的面对现实。有理想,但要切合实际。


之前和某个特别的朋友聊天,我说我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希望自己能一直保持坦诚的表达,做一个清醒独立的人,去追求自己的理想生活。

开一间书店,书架摆满自己喜欢的书,每天随性营业,泡杯茶,捧一本书,偶尔写写文章。这个理想从25岁到现在,一直存在。甚至,相比于25岁时模糊的理想,现在我发觉它越来越清晰,距离靠近它又近了很多。


当时这位朋友也表达了认同和赞赏,但渐行渐远之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被困顿在生活泥泞中的普通人,现实的教训会让我们逐渐丧失对理想的炽热和坚持。大家会开始考虑生活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诗和远方只为成为节假日人挤人的惨淡不堪。社会舆论和长辈,会不断告诫我们,要活在现实中,结婚买房生娃,更踏实,也更实际。


但我还是想坚持自己的理想,不断去靠近它。即使当下困顿于泥泞,我也知道远方有星光的投影,会偶尔让我的世界再次被点亮。前几天在微信群和一些群友聊天,大家聊的话题从教师编制跳到了个人发展。因为家里很多长辈和亲戚在教育体制内,我谈了一些我的看法。


有个网友问我,家里明明有身居行业高位的亲戚,为什么不去抱大腿呢?我说,中国自古以来的人情和裙带关系,成就了一部分人的同时,也要牺牲你人生的一部分。我不想仰人鼻息,如果有人给我递过来橄榄枝,我会记得他的好。但如果没有橄榄枝,过好自己,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也挺好,没必要强求。


人是所有社会关系的总和。有些人认同强权和依附文化,有些人认同独立思考和个人的自由追求。不同的成长环境,教育背景和个人经历,造就了不同的认知。我之前放弃了年薪过百万的海外岗位,是我的选择。我坚持了好多年的看书写文章,做自媒体,做咨询,也是我的选择。虽然从名利角度来说,我压根算不上功成名就。但最起码,现在的我,不是20岁时的我讨厌的那种人。


庸碌一生和高歌猛进,都是一生。选择自己愿意的方式,不断靠近理想中的我,对我来说就足够了。对很多被社会毒打的人来说,理想已死。对我来说,理想刚迎来新生,我感觉得到,它正在生根发芽,成长。我知道了我是谁,比我要成为模版里的谁,更重要!我们踩着时光向前,我们成为时光长河的底层沙烁,我们延伸了时间长河。以便于后来的我们,沿着过去我们的尸体,不断向前。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