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手 Jira,右手 Polarion,驶入互联网和制造业十字路口的新能源汽车
  • 发布于 1个月前
  • 84 热度
    0 评论
  • Spring
  • 0 粉丝 25 篇博客
  •   

之前一直在互联网公司从事软件研发,创立 Bytebase 之后,才开始接触到各行各业的用户。最近来自汽车行业的客户不少,所以就翻翻相关资料。周末微信收到了一条推送,提到汽车行业的软件研发管理,也由此了解到了 Polarion,西门子软件旗下,一款定位于 Application Lifecycle Management (ALM) 的软件。


查阅了资料,了解到西门子软件是在 2015 年收购了 Polarion,把它纳入 Product Lifecycle Management (PLM) 之下。Polarion 在制造业,尤其是汽车行业的软件开发占据垄断地位。它看起来就是制造业的 Atlassian,一个产品融合了 Jira 的工单,Confluence 文档, Trello 的看板。界面也比较复古,和改版前的 Confluence 类似。


像这样的老牌软件都通过一大堆的上下游集成,一起配合形成完整的解决方案。

Polarion 在国内也有很大的份额,问了下我们的几个汽车客户,基本都有在用 Polarion。它的官网上还挂着蔚来的案例

国内不少的造车新势力都是互联网基因,所谓的互联网造车。在调研的过程中我也了解到一个独特的现象,就是 Polarion 和 Jira 会在车企中同时存在,以传统车企人员为主的制造部门会使用 Polarion,而以互联网人员为主的软件技术部门则采用 Jira。

Polarion 和 Jira 的交织,也就是新能源汽车的缩影,一边是传统制造业,一边是互联网软件业。

而作为从业 15 年的软件人,我很乐于看到这样的局面。因为有了新能源的场景,才有可能颠覆已有的工业软件格局。我虽然经历了互联网的繁荣,但我也知道互联网的繁荣,无法让国家成为一个软件强国。因为我们的互联网大厂,开发的都是消费软件,而不是工业软件。


当前市面上所有的工业软件还都由海外厂商垄断,EDA 领域的 Synopsys,CAD 领域的 SolidWorks,计算领域的 Mathematica,制造领域的 Polarion 等等。那些互联网大厂也极少采购外部软件,都倾向完全自研或基于开源产品二次开发。倒是正在数字化转型的传统制造业,或者新制造业很乐意采购外部软件。就像我们自己做的数据库开发生命周期软件 Bytebase,制造业尤其是新能源汽车业的客户数量要远远高于互联网行业。


最近一年在中国饱受争议的 SaaS 模式,一直在讨论到底是需求侧问题还是供给侧的问题,我认为是前者的问题更核心。因为之前的需求方只有两类:
1)缺少市场化,但具备付费能力,长期稳定的政企金融
2)充分市场化,但缺乏付费能力,朝不保夕的中小企业 SMB

而介于这之间,既有付费能力,也相对市场化的制造业,则都沿用国外成熟的方案,往往就是闭着眼睛采购人家一年卖几百万的软件。

而这一轮由新能源汽车引领的工业升级,带来了一个变革的机会。互联网搅动了传统造车工艺,把一块块屏幕带进车厢,从主驾驶,副驾驶,后排,真巴不得把整个车厢都铺满。Polarion 也受到了 Jira 们的入侵,想想也是,假设要做一个在车上点外卖的需求,技术团队还是更习惯用 Jira 来管理进度吧。

借着制造业数字化升级这个契机,我们是有机会打磨出下一代具备全球竞争力的工业级软件。当然这个里面的挑战还是巨大的,虽然在查资料的过程中也看到 Polarion 的使用体验有许多负面评价,但它已经占据的巨大市场,以及上下游的集成生态都是很宽的护城河。

2004 年我考入同济大学软件学院,正值汽车背景的万钢校长就任。同济汽车系历来是王牌专业,而软件学院则刚刚成立,一老一新组队,成为了第一批去嘉定黄渡理工学院的拓荒团。那时宿舍楼后铲出来一片大大的空地,给万钢校长领导的新能源车项目做测试。我们就在楼上看着在空地上不停绕圈的车。现在回想起来,我们那时见证的,是第一颗小齿轮的转动,它正要带动起接下来二三十年,整个国家的工业升级。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