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字节跳动上班是怎样一种体验?
  • 发布于 2个月前
  • 257 热度
    0 评论
在字节待过3年,作为研发,简单写一下我这几年在公司经历后的感受。不代表所有人,也不代表其它部门,只发表我自己待了3年之后的见解。
1.所谓的管理“扁平化”

字节的管理相对”扁平化“,但虚线比较多。例如一线组长通常能管几十个人,甚至上百人的组长都不奇怪。但虚线管理组长不少,也就是有很多大头兵即虚线管理也写代码,因此成为小组里某个方向或者项目的owner,即大家所说的虚线ld。所以,我理解字节并不比其它互联网公司扁平化太多。不过有一点,字节的ld普遍都非常年轻


2. 不得不提的ORK

字节是OKR,双月一次。制定非常激进,我所待的部门和我了解到的朋友的部门,很多时候OKR一眼就看得出来完不成。但是如果制定的太保守,ld都会说你不知道”追求极致“或者目标没有挑战。OKR制定是“从上到下和从下到上“的过程。OKR制定的时候,从上到下是上面定大方向,下面逐渐细化;从下到上是下面细化完,层层汇总到上层。OKR的总结也类似,双月结束时,上面会大致会粗略的认定双月OKR的完成情况,然后下面逐渐细化每一个方向的总结,层层汇总到上面。


过去比较烦双月OKR,总结和制定周期太久,一般至少2周起。通常都是先做OKR总结,然后再做OKR计划,中间涉及到”由上到下和由下到上“的层层细分和汇总,如果虚线小组比较多,那通常是要开好多轮会。过去很常见的现象是新的双月快过去一半了,OKR才完成总结和制定。去年字节范里多了“多元兼容“,现在的OKR必须整理成双语的,所以耗时更久了。


3. 开会

字节会议比较多,非常多,对研发来说,会议更多。字节讲究owner意识,要求研发做为自己所在项目这个技术领域的owner,从产品的需求讨论到需求定型再到设计到测试到开发,全程参与。所以会议特别多,过去经常是一天百分之七八十的时间是会议占据,然后晚上写代码。个人推测,字节如此做,导致产品落地失败的可能性变小,因为一开始产运研都全程参与了产品的全生命周期。


但不可避免的给开发带来了巨大的时间成本,将对开发的压榨进行到极致。我算是非常讨厌开会的,经常私下把自己的lark日历占满,但是效果并不理想,因为很多时候对方拉会根本不管你的日历,开会不在就给你加急,不回就在群里at你和你的ld。


4. 干活

字节OKR制定的激进,所以干活会非常累。这三年的时间,深刻的感受就是像是一直在使劲加速奔跑,难有喘息的机会。举我自己的例子来说,之前一个H5的项目,大概十二三个页面。在老东家排期可能大概20个工作日甚至更多,在字节排一周。刚跳过来的时候想着做快点、好好表现,我排期排了2周多,结果产品反馈到ld那里,ld拿着我的排期挤压掉一大半。加上白天开会多,加班写代码到一两点就是家常便饭了。那是第一次萌生了觉得自己可能在字节待不了太久的想法。


5. 强度

从4中就可以看到强度差别。其它互联网公司基本上晚上八九点都能下班,在字节大家默认晚上九十点你是在工作的,所以拉会的时候都不会问你是不是下班了。我所在的团队,平均下班时间绝对在10半到11点半之间。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每次我9点半想回家的时候,都是“安安静静”的收拾书包,甚至拉书包拉链都用手指压着拉避免声音太大。但,还是会有看到的小伙伴笑着对你调侃,“又这么早就跑了”,然后你轻轻咧一下嘴回应一下,脚步静静的就快速走开了。


6. 调薪

字节基本上”入职即巅峰“。调薪机会比较少,而且会控制调薪人员比例、调薪幅度。身边非常多社招的同事,基本上入职的第二年结束才开始调薪。我理解社招跳槽来字节的,基本上都会在接下来的几次调薪里消耗掉社招你的时候给予的涨幅。我在字节绩效还不错,但也只调过一次。我自己做虚线ld,很清楚,每次调薪只能覆盖30%不到的人,并且两次都不能是同样的人。晋升有调薪,但是晋升黑盒化。


如果我连续上报调薪的名单里重复出现了某个人,那么基本上都会受到+1的ld和HR的挑战。除非他绩效有e或者有晋升,否则通常也不会被连续调。

对于这个现象,字节有一套标准的话术,可能字节待过的小伙伴都耳熟能详,那就是:字节没有普调,字节是以能定级,以级定薪这里有个问题,字节的职级序列没有阿里、腾讯那么细化,字节序列少、周期久,大多数的人入职两年甚至更久才会有晋升。


7. 晋升

字节晋升说是不用答辩,但也要准备和整理资料,部分部门也需要现场或者线上答辩。因为职级在字节是不公开的,所以职级的提名和晋升是一个非常黑盒化的事情,大多数的情况是你知道都不知道它就结束了,除非这次有你。不像鹅厂,时间到了大家基本都有机会去答辩,字节这边是需要ld提名才可以。”黑盒化“是在程序上的黑盒化,实际大家私下都会或多或少聊到这些。于是,就会有很多的愤懑和不平,但碍于程序上的不公开、不透明和不能公开讨论,所有的愤懑和不平也只能转换为内心的不满,为离职埋下种子。


8. 向上管理
字节相对比较轻一些。但目前来看,趋势在加大。尤其是最近几年扩张,多了非常多的空降ld,尤其百度过来特别多纯技术管理ld。风气逐渐变差,肉眼可见。我的ld也是从百度跳过来的,据说是CTO-1在百度时期的下属。每次ld找我one-one,基本看不出他的准备,问题几乎都是围绕着:
“你觉得XX系统还有什么问题”
“你觉得哪里可以优化一下”
“你觉得怎么才能提效”
“你觉得团队有什么问题”
“你有什么建议和方案”
“你的年度规划上什么”
。。。

之类的问题。基本上话术的套路就是让你提出问题,然后再把问题甩给你来做。我经常想怼他一句,你找我one-one,你难道一点点的工作都不准备的吗?


9. 福利

字节基本没福利,零食、下午茶、低价货架。。。这些都比较鸡肋了,尤其最近几年”去肥增瘦“后,基本可有可无了。


10. 员工关系

字节的小伙伴都比较年轻,想法也都是很多很发散,相处起来也比较轻松。但因为平时基本上工作太忙、太卷,除了工作,私下很少交集。


11. 办公室政治氛围

字节这方面很不错,管理层都偏年轻,所以氛围很轻松。尤其是18年之前过来的,氛围比较轻松,没有太多负担。但最近几年百度过来的ld特别多,氛围在变糟糕,肉眼可见。我之前在的研发线,从我头上的ld开始,一直到一鸣-1的CTO,全都是百度跳过来的,并且很多ld在百度都有类似上下级或者导师的关系。


12. 企业文化
字节企业文化比较讲究创(奋)业(斗)。字节的文化主要体现在字节范儿,字节范儿包括始终创业、追求极致、延迟满足、always day1、不设边界等等,说白了就是要你坚持不停的奋斗。字节范儿大家可以有时间研究一下官方的解读,几乎每一个词都是让你奋斗、做卷B的。个人见解,不代表所有人。


13. 年终奖

字节年终月数低,平时base高。年终目标是3个月,绩效考核中,多一个m+,多半个月;同样多一个m-,少半个月。如果是e应该也是5个月起步。

所以问题里这个老哥,FII基本上可以断定,一分钱奖金都没了,而且就是冲着让你自己滚蛋的节奏来打的考核。大家可能没概念FII是什么水平,在字节得到m-的基本上都是劝退了,而F和I,几乎相当于告诉你你太差了赶紧滚。我在字节三年,身边的团队和部门,只听过有m-的,都没听过有F和I的。


14. 说说食堂

字节除了总部外,其它地方都不是自建食堂。都是那种外面供应商送过来,自选的流水餐。种类比较单一,几个月一换,荤素都有。一日三餐免费,据说标准是每个人100左右一天。以前还行,但是上次的餐饮负责人被抓后换了一大波供应商,反而变得越来越差,同事都调侃说新的负责人和供应商都还没”吃饱“。


15. 流动性

字节的流动性就很大了。我所在的组,我去的时候我是第四位,等我走的时候已经60多个人了。离开半年后现在是80多个人。并且里面70%、80%的人我都不认识了。我个人的观察,字节很多组的流动率超过30%。


16. 关于所谓的”X度帮“

这是个伪命题,基本上你可以把任何跳槽来自同一公司的人喊做”XX帮“。但我不觉得这是个贬义词,对团队的影响都是利弊各有的,而且大多数情况都是利大于弊。只是因为毕竟有着过去原公司的那种特殊关系,所以在新的公司或多或少做事做人都会有所顾忌,因而会对现有的团队有诸多影响,或好或差。


在字节碰到X度来的小伙伴就更多了。还是那句话,对团队影响有好有差。就我自己的观察来看,跳过来的2.1到3.1的技术研发,一般技术都非常牛,基本上一个人能把原公司的项目带过来重头开发出来(至今记得试用期里有个考察点叫做”共赢“,话里话外就是希望你把过去有用的项目带过来结合新的业务用起来)。


他们大都技术sense特别强,技术视野也很开阔。这点不得不佩服,我认识的好几个我就非常佩服和喜欢,向他们学习了不少。但3.1及以上的,基本上跳过来就直接是管理,不再负责技术,而是纯管理路线,管理风格比较强势,话术里PUA的味道非常强。这方面写这么多,不是说不好,这是一种无法避免的事情。在几次的all hands上,一鸣和定坤都回答过类似的问题。


原公司的这种关系,导致在新的公司做事和用人上肯定有一定的倾向性,加上关系的熟悉度,肯定会给人一种”XX帮“的感觉,难以做到绝对的机会公平,势必导致其他小伙伴机会变少。公司的文化也肯定会被稀释或者X度的氛围变强。


17. 焦虑
在字节,紧张是从当天入职下午开始的。至今印象深刻,入职下午就被拉取开会,第二天做需求上线(字节讲究小步快跑)。第二周交过来一个项目进行重构,重构的时间给的一周。之后适应以后大概大半年的时间相对比较紧张和平和。更多的焦虑是在半年后,开始每天焦虑的很,晚上经常失眠,每天都感觉很疲惫。以前常听别人说上班如上坟,那之后感觉颇深。后来一狠心离开字节以后,如释重负,心情豁然开朗,感觉要走向抑郁的心也彻底放开放下了。几个月后再回头看,我觉得我的焦虑来自几块:
1.每天十点半下班回到家最担心的就是lark的加急,但又总是避免不了,所以每天都背着电脑回去;
2.不论上班还是下班每天被各种群at,被在各种文档里at,被各种oncall加急;
3.经常被迫去做各种技术总结、技术梳理和技术规划,个人以为这种东西半年做一下就够了,但那段时间几乎是每个月没双月和每半年都要做。这些文档硬写起来,既痛苦又没有含量,写出来的东西又总被否定;
4.不设边界。对”不设边界“给我带来很大的焦虑,按ld的要求,”不设边界“就得把产品的年度规划整起来,把后端的代码从共建到交给前端去重构。以至于后面一个项目我得把前端写完,再继续用go去写后端。虽然写简单的go的接口api没啥难度,但是几乎你每天都要面临新的东西,既要学又要赶排期,deadline不断倒推。这对于我来说,压力和焦虑非常大,但对于团队和ld来说,应该是个好事。毕竟业务要过来,后端要过来,团队多了很多HC,所以增量不涨的前提下,在存量业务里绞杀,团队都能扩大这么多;
5.跟我不会管理也有关。我走之前也算是一个虚线ld,带着十多个人,下面的项目也是十个左右。其中最核心的两三个的关键模块,我还一直在直接负责。我不喜欢被人PUA,所以不太乐意去PUA别人,所以压力和焦虑来了以后不太会把它们转嫁和分散到下面的人。
6.每天被各种push,总以为自己够快了,但在ld那里可能远远不够,所以天天被push。主要是这些,给我带来了很大的焦虑。我在走之前的几个月,经常焦虑难眠,每天唯一感觉轻松的就是饭后的散步。跟我差不多职级和level的小伙伴也都是这个状态。

最后反思了很久,觉得这样下去,对自己太不利,别整抑郁了就得不偿失了。既然没办法解决,那离开是最简单的。


18. 我为啥跳槽

坦白地讲,字节是让我感觉自己对这个个行业都有点心生厌恶,也甚至在这样内耗如此严重的环境中待不了多久了,所以选择离职。在我的这个回答里,我是尽量在能够客观的反应我的经历,但毕竟是在我的观察和思考下的,所以主观性偏多。


以上都是我的一家之言,仅从自己的角度讲一下我的感触,不一定对,也不一定覆盖所有。事实上,就像开头写的一样,我在字节待了3年多,所以对字节很算有感情,但没办法,它终归不是我的归宿,亦或者说它从来也没想过成为谁的归宿。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