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押注元宇宙不到两年的扎克伯格这次又要转押通用人工智能(AGI)
  • 发布于 1个月前
  • 64 热度
    0 评论
在科技领域,一股热潮正席卷而来,它源于一种坚定的信念,即科技行业正迈向实现超人、神级智能的道路上。引领这股潮流的旗手包括OpenAI,他们宣称要创造出这种通用人工智能(AGI)。而谷歌人工智能项目负责人杰米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也怀有同样的梦想。

如今,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也跃入了这片激战正酣的战场。尽管他并未给出实现通用人工智能的具体时间表,甚至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但他依然决心创建并开源通用人工智能。同时,扎克伯格还对Meta的人工智能研究团队FAIR进行了整合,将其与负责在Meta应用中构建生成式人工智能产品的团队合并。Meta的野心昭然若揭:他们希望自己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每一次突破,都能直接触达数十亿用户。

在接受采访时,扎克伯格透露:“我们已经形成了这样的共识——为了打造我们梦寐以求的产品,我们必须为通用智能而努力。我认为传达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许多顶尖的研究人员都渴望挑战更具雄心的目标。”

然而,这场人工智能盛宴并非人人有份,幕后的人才争夺战早已硝烟弥漫,每一家科技巨头都在为争夺有限的研究人员和工程师而绞尽脑汁。那些掌握着稀缺专业知识的人才,可以轻松获得令人咋舌的年薪,甚至高达百万美元以上。像扎克伯格这样的行业领袖,也不得不亲自下场,挖空心思地吸引关键人才,或是竭尽全力防止自己的研究团队被竞争对手挖角。

扎克伯格感叹道:“我们已经习惯了这场异常激烈的人才争夺战。但这里的形势却已经有所不同,多家公司都在追求同样的目标,而且大量的风投和其他资金也在不断地涌入这个领域,这使得人们很容易从外部开始尝试不同的事情。”

除了争夺人才之外,人工智能领域最稀缺的资源莫过于训练和运行大型模型所需的算力。在这方面,扎克伯格似乎早已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他透露,到今年年底,Meta将拥有超过34万个英伟达的H100 GPU——它们是业界构建生成式人工智能的首选芯片。

外部研究显示,仅在2023年,Meta就购入了15万个H100,这一数字仅有微软能与其相提并论,至少是其他公司的3倍。扎克伯格进一步表示,如果算上英伟达的A100和其他人工智能芯片,到2024年底,Meta的GPU库存将达到近60万个。这无疑是一个令人瞠目的数字,它彰显了Meta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雄心与实力。

扎克伯格称:“我们已经建立了这样的能力,其规模可能比其他任何一家公司都要大。我认为,很多人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正在训练Llama 3
尽管包括扎克伯格在内的科技领袖们对通用人工智能充满了憧憬,但一个尴尬的事实是:至今,通用人工智能仍缺乏一个清晰、统一的定义,其实现的时间表也仍是未知数。

扎克伯格坦诚地表示:“给通用人工智能下一个简单明了的定义并不容易。有人可能会争论说,通用人工智能是否应达到人类智能的水平,或者超越人类,又或者它是某种遥远未来的超级智能。但对我而言,关键在于它的广泛适用性——即智能能够具备多种不同的能力,包括推理和直觉。”

他认为,通用人工智能的到来将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而非一蹴而就。扎克伯格说:“实际上,我并不确定是否存在一个特定的门槛,能够让人产生那种‘啊,这就是通用人工智能!’的感觉。”

正如扎克伯格所阐释的那样,去年发布的大型语言模型Llama 2引起了Meta对通用人工智能更广泛的关注。尽管该公司认为,这种模型生成代码的能力对于普通用户在Meta应用程序中使用大型语言模型并无太大意义,但这一功能对于创建更智能化的AI来说却至关重要。因此,Meta依然决定投入资源进行开发。

扎克伯格解释道:“起初,我们可能认为编程并不是那么重要,因为并不是很多人会在WhatsApp上询问编程问题。但事实上,编程在结构上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因为它能够让大型语言模型理解知识的严谨性和层次结构,并赋予其更强的直觉逻辑感。”

他透露,Meta目前正在训练Llama 3,并计划为其加入代码生成功能。与谷歌的多模态模型Gemini类似,Llama 3的另一个重点是提升推理和规划能力。

谈到Llama 2时,扎克伯格表示:“虽然Llama 2并不是行业领先的模型,但它却是目前最好的开源模型。而有了Llama 3以及更先进的模型,我们的目标是打造最先进的产品,并最终成为行业的领军者。”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Meta等科技巨头在AGI领域的持续投入和探索,我们距离那个神秘而又充满诱惑的AGI时代将越来越近。而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对于AGI定义的探讨,还是对于其实现路径的摸索,都将为我们揭示更多关于智能本质和人类未来的奥秘。

开源与闭源
关于谁将最终掌控通用人工智能这一话题,一直是业内激烈争论的焦点。近期OpenAI的近乎崩溃的情况,更是让这一讨论热度升级。作为Meta的掌舵人,扎克伯格凭借其对公司股票的绝对投票控制权,稳稳地坐在了这场风暴的中心。如果AGI真的成为现实,他的这种地位无疑会被放大,甚至可能带来未知的风险。对此,他的回应是,Meta始终坚持Llama策略,至少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可以被视为是开源的。

扎克伯格坦言:“我深信,一个更大的挑战是,当你创造出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时,它最终可能会变得高度集中。但如果我们能让它更加开放,那么就能解决一系列由机会和价值不平等带来的问题。这也是我们整个开源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

虽然没有直接点名,但扎克伯格的话中明显透露出与OpenAI的对比意味。OpenAI最初的目标是开源其模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公司正变得越来越不透明。扎克伯格批评道:“这些公司过去都是开放的,曾经公开他们所有的工作,谈论他们将如何开放。但现在,他们似乎意识到这一切的价值,开始选择不再分享。”

对于萨姆·奥特曼(Sam Altman)等人支持的更封闭的人工智能开发方式带来的安全效益,扎克伯格认为这更像是一场精明的商业游戏。同时,他也指出,目前部署的模型尚未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他进一步指出:“在很多情况下,那些领先的大公司也是呼声最高的。他们主张对其他人如何构建人工智能设置各种限制。我相信他们中的一些人对安全的担忧是合理的,但这也与他们的战略利益密切相关。”

当然,扎克伯格也有自己的考量。他对人工智能的开放愿景最终可能导致权力的另一种集中形式。Meta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了地球上几乎任何一家公司,其社交媒体业务也利润丰厚。人工智能功能无疑可以让其平台更具吸引力,也更有实用价值。如果Meta能够通过公开发布其模型,帮助有效地规范人工智能的发展,那么它对整个生态系统的影响将会更加深远。

然而,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是:如果Meta实现了通用人工智能,是否真的会开放其源代码?这最终取决于扎克伯格的决定。目前,他还没有给出明确的承诺。

他谨慎地表示:“只要我们认为这是有意义、安全且负责任的事情,我们通常会倾向于开源。但显然,我们也不想因为曾经说过要做某事就被束缚住。”

Meta重点并未转移
在Meta的宏伟蓝图中,扎克伯格对通用人工智能的推进时机似乎略显尴尬。距离他将公司名更改为Meta、全力押注元宇宙,才仅仅过去两年。尽管Meta与雷朋联手推出的智能眼镜已经初露锋芒,但真正意义上成熟的增强现实(AR)眼镜似乎仍遥不可及。与此同时,苹果Vision Pro的发布,无疑证实了这家科技巨头对混合现实的坚定押注,尽管该领域仍显得曲高和寡。

扎克伯格显然不愿将他对人工智能的关注视为公司策略的转折点。他坚定地表示:“我们将继续深耕现实实验室和元宇宙。”据悉,Meta每年在这两大项目上的投入仍超过150亿美元。最近,Ray-Ban智能眼镜更是引入了视觉人工智能助手,识别物体、翻译语言等功能一应俱全。扎克伯格坚信,生成式人工智能将在Meta未来的硬件创新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在扎克伯格的眼中,未来的虚拟世界将由人工智能缔造,充满栩栩如生的人工智能角色。他透露,今年将推出一个全新的平台,让每个人都能创造属于自己的人工智能角色,并将其融入Meta的社交应用之中。他甚至设想,这些人工智能角色或许能够自主地在Facebook、Instagram和Thread等平台上发布内容。

如今的Meta,既是元宇宙领域的佼佼者,也是全球最大的社交媒体公司。然而,它并未止步于此,而是正迈向通用人工智能的新征程。扎克伯格将这一切都紧密地围绕在“建立连接的未来”这一核心使命周围。

迄今为止,这种连接主要局限于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但扎克伯格预见到,未来人们将与人工智能展开更为频繁的对话。显然,他深信这个未来不仅不可避免,而且令人充满期待,不论我们是否已做好准备迎接它的到来。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