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斯克与OpenAI的爱恨纠缠
  • 发布于 1周前
  • 69 热度
    0 评论
  • Vinda
  • 3 粉丝 43 篇博客
  •   
节后第一周,最高兴的人可能是特斯拉的老板马斯克,因为他终于拿到拖欠了将近6年的工资,560亿美元,约合4000亿人民币。这是因为马斯克2018年1月签订了一份类似对赌协议的CEO绩效激励方案,包括一系列当时看起来难以实现的商业目标,分别为12个市值里程碑,实现盈利等。如今这些当时看似不可能的目标悉数实现,马斯克终于拿回属于他的“绩效”,另有消息称,马斯克拿到工资后,计划将特斯拉迁址得克萨斯州,外界认为这是首富的无声反抗。 

同时,马斯克因为苹果接入ChatGPT宣布全面禁用苹果设备,第二天却主动撤销对OpenAI及其联合创始人萨姆·奥特曼和格雷格·布罗克曼提起的诉讼,短短48小时内,马斯克前后态度截然相反,不禁让人好奇马斯克是否又重新接受了OpenAI及其研发的ChatGPT

当地时间6月10日,苹果宣布与OpenAI合作,将接入ChatGPT服务,苹果用户可以通过Siri使用ChatGPT,且向客户保证,不会追踪用户数据。马斯克得到消息后,公开表示苹果没能力自主研发人工智能,且使用苹果用户使用ChatGPT一定会向OpenAI泄露用户信息,OpenAI得到用户信息后,苹果根本没有能力保护用户信息安全。   

虽然苹果一再强调不会存在信息泄露风险,也有第三方为苹果背书:“用户根据苹果设备的请求决定是否批准启用ChatGPT,而OpenAI无权访问该设备。”但这种层面的解释根本不足以让大众信服,从技术层面上来看,马斯克的担忧完全有道理且必要,因为第三方平台不受控几乎已经是业界共识,网络安全专家李铁军,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也公开表达过这一观点。

表面上看,马斯克禁用苹果设备是出于数据安全考虑,其实背后依旧暗藏着马斯克和OpenAI的纷争,否则马斯克也不会一纸诉状将OpenAI告上法庭,却又主动无条件撤诉。   

其实进一步观察这场诉讼不难发现,马斯克似乎并没有十足的信心实现他的诉求,此前有报道援引The Verge的Nilay Patel观点,指出马斯克发起的这期诉讼存在一些问题:马斯克直截了当地指控 OpenAI 违反了一份根本不存在的合同。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投诉中提到了“创始协议”,但没有附上这样的创始协议作为证据,违约索赔承认“创始协议”基本上是每个人都在一些电子邮件中听到的一种氛围。

若据此推断,马斯克此次提起诉讼,更多的是表达一种态度或干脆就是发泄情绪,撤回诉讼只是他情绪宣泄完毕而已。

01马斯克与OpenAI的爱恨纠缠
马斯克起诉OpenAI的主要原因,是他认为OpenAI及其首席执行官萨姆·奥特曼等人,违背了“为人类研发人工智能,而不是钱”的创业初心。马斯克之所以知道奥特曼等人创立OpenAI的初心,是因为他是OpenAI的联合创始人,直至2018年被奥特曼等人踢出公司,并于此前创立自己的初创AI公司“xAI”。

2015年底的一个晚上,马斯克与Ilya Sutskever等人共进晚餐,后者来自于Google Brain部门,同时出席的还有硅谷电子支付初创公司Stripe的首席技术官Greg Brockman。他们达成了一个共识,“建设新一代人工智能实验室,且不受任何营利机构或个人控制。”

如今看来这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不盈利的企业无法长久维系,必然会走到破产边缘,想要在不盈利的前提下,长久维持下去,势必需要获得源源不断的现金流,而提供现金流的这个人,或多或少会左右公司的命运,再次和几个人最初设立公司的愿景相违背。   在OpenAI刚成立的时候,各界都认为马斯克能给公司带来AI专家,也能设立一个更大的数据池协同OpenAI工作,与此同时,马斯克名下的特斯拉和Brockman旗下的创业孵化企业Y Combinator还会与OpenAI共享数据,助力OpenAI迅速提升实力,实现和Facebook、谷歌等大厂抗衡的目的。

但是随着OpenAI的发展,和特斯拉自研自动驾驶技术时对AI技术的庞大需求,二者逐渐出现矛盾,在OpenAI的官网上,明确指出马斯克当年希望OpenAI和特斯拉合并,他来全权掌控OpenAI,当OpenAI其他股东反对后,马斯克决定自己另起炉灶。随后的几年间,马斯克和OpenAI的纷争持续不断,直至近年来OpenAI自研的ChatGPT大火,马斯克开始愈发想要回到OpenAI核心层,只可惜一直未能如愿。

随后,马斯克直接囤了一万张显卡,并创立了自己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xAI,他宣称xAI专注于开发真实、有能力且对全人类最大利益的先进AI系统,公司使命是了解宇宙的真实本质,并宣布将开发ChatGPT的竞争对手,“Grok”的聊天机器人。

此前早些时间,世界首富马斯克为xAI融到了一笔价值60亿美元的B轮融资,外界普遍认为这笔钱充其量就是买个卡,因为当前大模型越做越复杂,对算力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在今年4月份的一次现场音频聊天中,马斯克公开表示公司将需要10万个英伟达H100显卡训练Grok3.0,目前这个数字仅为2万。

为了更快解决算力问题,马斯克找到了曾是特斯拉董事会董事,甲骨文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埃里森,后者帮助马斯克接管了推特,即今天的“X”社交媒体平台,有消息称,目前下AI是甲骨文H100显卡的最大用户,用量在1.5万左右,Grok的研发进程也由此进入快车道,如果后续实现10万张卡同时训练,势必会实现力大砖飞的效果,追赶ChatGPT只是时间问题。   

而且鉴于OpenAI现有管理团队的分家前科,阿里巴巴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蔡崇信,近期在上海举行的美国投行摩根大通第二十届全球中国峰会上公开表示,“虽然微软与OpenAI建立了紧密的合作,但两者的独立地位意味着他们未来极有可能会分道扬镳。”

虽然蔡崇信的预言只能交给时间验证真伪,但OpenAI当下繁荣背后,确实有不为人知的龃龉。

02 喜忧参半的OpenAI
在马斯克的Grok追上ChatGPT之前,ChatGPT的行业地位是无人可以撼动的,最近OpenAI的顺利发展,给管理层极大地信心,已于5月底正式宣布,重启机器人团队。根据公开信息可知,OpenAI目前活跃用户破亿,并和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官方或组织合作,如阿尔巴尼亚正在使用OpenAI的工具将其加入欧盟的时间提前5.5年;DigitalGreen通过在OpenAI的基础上进行构建,将农业推广服务的成本降低了100倍,从而帮助提高肯尼亚和印度农民的收入;罗德岛州最大的医疗保健提供商Lifespan使用GPT-4将其手术同意书从大学阅读水平简化为6年级水平;冰岛正在使用GPT-4来保护冰岛语。

此次和苹果合作,外界普遍认为这可以加速AI手机的推广,帮助手机用户更快、更便捷的通过手机完成创作工作,大幅提升手机用户使用体验和工作效率。

参考同样接入OpenAI大模型的产品,今年3月,美国机器人创业公司,OpenAI内部创业基金投资的Figure公司,发布了一个OpenAI大模型赋能的产品演示视频,视频中Figure 01机器人可以依托OpenAI大模型和人类对话,并能理解人类指令,完成拿取物品、晾晒衣物等基础任务。

国金证券表示,FigureAI官方号发布视频,展示了Figure01搭载了OpenAI后可以实现的具体能力,利好人形机器人早日解决通用性需求,大批量量产概率进一步提升。在此基础上,OpenAI重启机器人团队,大量招聘相关从业人员,试图通过和其他公司合作的方式,进一步训练大模型以提升模型工作效率。

然而和机器人团队扩编相反的是,公司去年以来经历了一番人事变动,尽管OpenAI称马斯克的说法是“虚构的”,但这位亿万富翁并不是唯一一个对OpenAI的领导力和方向提出质疑的人,甚至一度影响了公司稳定。   

首先是在2023年,OpenAI一场备受瞩目的领导危机,导致Altman暂时被公司驱逐,显然是因为几位董事会成员对人工智能的风险表示担忧。经过几天的动荡和OpenAI主要投资者微软的干预,Altman恢复了原职,业内分析师称,这是那些寻求将AI技术商业化的人的胜利。

最近,多位备受瞩目的OpenAI安全负责人离开了公司,其中几位公开声称,公司优先考虑快速推出新产品,而不是安全。几周后,该公司表示已成立一个新委员会,负责向公司董事会提出有关安全和保障的建议。

面对社会上种种质疑,OpenAI依旧在高速发展,至于公司未来到底会像马斯克希望的那样,一定会失败,还是如奥特曼等人所说,马斯克所有观点都是错误的,只能交给时间验证。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