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ta将重组元宇宙团队
  • 发布于 1周前
  • 50 热度
    0 评论
今天上午,外媒The Verge报道,Meta首席技术官Andrew “Boz” Bosworth宣布了该公司硬件部门自2020年更名为Reality Labs以来最大规模的重组。根据外媒得到的Meta发给员工的内部备忘录:Reality Labs的所有团队将合并为两个部门,一个中央“元宇宙”部门,现在包括Quest头显产品线;另一个新的“可穿戴设备”部门涵盖Meta的其他硬件产品,包括与Ray-Ban合作的智能眼镜。

Bosworth提到组织架构重组的原因包括:要专注于MR软件平台,雷朋智能眼镜销量远超预期,创造更加集成的产品体验,以及希望能够减少管理费用,并允许跨团队的人员聚集在一起。

重组之前,Bosworth是Meta Reality Labs部门的领头人,也是该公司元宇宙计划的主要推手。此次重组将关键领导角色交给了其可穿戴设备负责人Alex Himel和现在负责Horizon和Quest系列的Vishal Shah。

图1.Andrew “Boz” Bosworth(左)、Alex Himel(中)、Vishal Shah(右)

重组意味着Reality Labs部门的一些员工将被解雇,外媒称已经从多个消息来源证实了这一点。据了解,裁员人数相对较少,且主要集中在Reality Labs团队中。但Meta尚未透露确切的裁员人数。

一.元宇宙、可穿戴重组,XR技术团队部分转移
Reality Labs部门重组之后的两大团队具体业务布局为:

1、MR团队被纳入元宇宙产品组
MR团队被纳入由Vishal Shah领导的元宇宙产品组,且将持续投资虚拟社交平台Horizon,将其作为社交、Horizon OS以及混合现实和移动设备的高质量体验的核心基础。此外,Meta最近开始将其操作系统授权给外部OEM,供他们构建定制硬件。

Bosworth称,这种新结构将使Meta能够在硬件、软件和体验之间创造更加集成的产品体验,减少摩擦和碎片化。这还能帮助提供一个具有正确组件和工具链的统一平台,以便Meta成为在下一代计算设备上构建的创作者和开发者的首选。

2、AR产品组更名为可穿戴设备组
Alex Himel领导的AR产品组更名为可穿戴设备组。Meta正在寻找适合可穿戴Meta AI的强大产品市场,围绕它建立业务并扩大受众。不变的是,Meta的“北极星”目标是将数字内容无缝叠加到物理世界。

图2.去年10月,Meta发布演示:人们佩戴AR眼镜通过全息图下棋

备忘录中还提到了Meta去年年底的裁员事件,这是由于AI加速为团队带来的巨大机遇,以便他们能够逆势而上继续将产品领域整合到涵盖可穿戴设备形态、平台和AI的统一路线图中。这一架构调整可能是由于Quest使用的技术堆栈与AR硬件完全不同,并且Meta的AI助手已包含在Ray-Bans中,现在更适用于眼镜外形,而不是头显设备。

3、XR技术、设备和RLBG
根据需要,Reality Labs团队中与产品和平台密切相关的XR技术业务也会被部分转移到新的可穿戴设备和元宇宙团队中。之后,XR技术仍将是主要团队,专注于开发过早或对产品团队来说有风险的技术,尤其是对元宇宙和可穿戴设备都有利的技术。Bosworth透露,几周后,他们将分享更多细节。RLBG(Reality Labs业务组)将把内容设计整合到产品组中,其他组(如PMM、UXR、分析和销售)将保持目前的集中管理。

此外,该团队正在创建作为新角色的“业务组负责人”,一个负责元宇宙,一个负责可穿戴设备,以与各自的产品组负责人合作,帮助他们协调整个RLBG的工作。

二.未来将专注于软件平台、智能眼镜、AI功能加持
Meta发给员工的内部备忘录中提到了此次Reality Labs团队重组的原因,以及其未来要专注的业务布局。随着Quest 3将MR(混合现实)带入主流,Bosworth认为目前所有主要组件都已准备就绪,可以持续发展Meta的软件平台,并且已经对未来两年软件平台的发展明确了长远愿景。

Meta将专注于Ray-Ban智能眼镜。备忘录提到,雷朋智能眼镜比他们预期的要成功得多,并暗示了该公司正在筹备的AR眼镜路线图。此前就有爆料称,Meta计划推出一款雷朋智能眼镜,该眼镜配有平视显示器和配套腕带,腕带上有一个神经接口,用于控制眼镜。与此同时,该公司在开发一款极其昂贵的全息显示屏AR眼镜方面也取得了很大进展,这款眼镜的代号为Orion,计划于2027年推出首款功能齐全的AR眼镜。

此外,Meta AI功能的发布,使得Meta看到了更多硬件产品的价值,能在AR完整愿景就绪之前就呈现出来。Bosworth还提到,此前他和马克·扎克伯克讨论的:“我们看到我们走的不同道路开始变窄,并且变得更加清晰。”

三.组织架构调整还是为了缩减开支
尽管裁员让人感到不安,但外媒在与Meta内部人士交流时也发现,内部人员都感觉到Reality Labs已经变得过于庞大和难以管理。
以下为Meta内部备忘录的完整编译:

RL结构的更新
随着Quest 3将MR带入主流,我们终于感觉到所有主要组件都已准备就绪,可以持续发展我们的软件平台。最好的体现是,现在我们对未来两年软件体验的发展有了长远的愿景。

与此同时,雷朋Meta眼镜的销量远超我们的预期,这对我们近期的AR路线图来说是个好兆头。再加上Meta AI令人兴奋的功能,我们在打造的产品中看到了更多价值,甚至在完整的AR愿景准备就绪之前。

正如马克和我在IRL上讨论的那样,我们看到我们走的不同道路开始变窄,并且变得更加清晰。以下是我们为认识和利用这种转变而做出的改变。

元宇宙
我们将MR团队纳入由Vishal Shah领导的元宇宙产品组,并将组件重新调整为水平对齐,而不是垂直对齐。我们致力于投资Horizon,将其作为社交、空间Horizon OS以及混合现实和移动设备的高质量体验的核心基础。这种新结构将使我们能够在硬件、软件和体验之间创造更加集成的产品体验,减少摩擦和碎片化。

这还将帮助我们提供一个具有正确组件和工具链的统一平台,以便我们成为在下一代计算设备上构建的创作者和开发者的首选。我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正确处理这些平台组件对我们来说有多么重要,在我们目前的结构中取得进展一直是一个挑战。我很高兴看到这一切成形。

可穿戴设备
我们将Alex Himel领导的AR产品组更名为可穿戴设备组。我们目前拥有市场上领先的AI设备,并且正在加倍努力寻找适合可穿戴Meta AI的强大产品市场,围绕它建立业务并扩大受众。我们的北极星是将数字内容无缝叠加到物理世界,这一点保持不变,但这条道路上的步伐变得更加令人兴奋。

人工智能的加速为团队带来的巨大机遇已促成去年年底的一次横向重组,以便他们能够逆势而上,继续将产品领域整合到涵盖可穿戴设备形态、平台和人工智能的统一路线图中。

XR技术、设备和RLBG
作为这一变化的一部分,我们还将根据需要将与产品或平台密切相关的XR Tech部分转移到可穿戴设备和元宇宙中。反过来,我们将重新考虑设备与XR技术之间的接口。XR技术仍将是我们的主要团队,专注于开发过早或对产品团队来说有风险的技术,尤其是如果它对元宇宙和可穿戴设备都有利。几周后,我们将分享更多细节。

在Dan Reed的领导下,RLBG将把内容设计整合到产品组中。其他组(如PMM、UXR、分析和销售)将保持目前的集中管理。不过,我们正在创建两个新角色,我们称之为“业务组负责人”,一个负责元宇宙,一个负责可穿戴设备,以与各自的产品组负责人合作,帮助他们协调整个RLBG的工作。

前方的路
组织结构图并不是决定我们成功还是失败的主要因素,而是我们的执行力,但通过这样的设置,我希望能够减少管理费用,并允许跨团队的人员聚集在一起,以更统一的视角来了解我们的客户是谁以及我们如何为他们提供最好的服务。

四.结语:裁员风波尚未落幕,Meta继续为元宇宙铺路
一直以来,Reality Labs团队在Meta的整个业务营收增长中并不景气。Meta 2024Q1的财报显示,其Reality Labs部门录得38.5亿美元的运营亏损。元宇宙部门的收入为4.4亿美元,比一年前的3.39亿美元增长约30%,仅占Meta该季度总销售额的1%左右。

自去年开始,Meta就不断通过裁员、缩招以及重组等举措,为元宇宙铺路。此次Reality Labs部门大规模重组,将MR头显业务并入元宇宙团队,并更加专注于AI与可穿戴设备的结合,或许能为Meta带来新的业务变量。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