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何面对为老不尊者的种种小恶
  • 发布于 2个月前
  • 99 热度
    0 评论
昨天中午休息时间在附近公园溜达,有些累了便坐下来休息。晒晒太阳看会书,不受任何打扰,忘却生活中的烦心事,本是很惬意的。然而没一会便有两个老头径直走过来,其一二话不说地把一个大包放我右边,另一则坐我左边。其实公园的扶手椅也就容两人可坐。

他们这般挤下来却也不是为了歇脚,而是尚未坐定时便大声聊天,右边的老头更是掏出马扎——同时吆喝远处的三两个老太太过来打牌——并摆在了我面前,全然当作我不存在。显然一切是他们计划好的。想起大约一年前我便在这个公园被用同样的方式从坐椅上排挤开,想必这已是他(她)们的惯用伎俩。

我所受的教育让我对此种无奈的境况,只得选择悻悻离去。而我所受的教育,又未给我足够宽容豁达的心胸,能让我总是泰然面对这种生活中的小恶却心中毫无波澜。

如今社会,那些固守道德的人或多或少地总会遭遇些诸如此类的小恶,于已损失不大,但却常常扰人心烦。这类现象不胜枚举,不再缀言。我们报着“恶人自有恶人磨”的心态,期待着以暴制暴者对其惩罚。然而以暴制暴止此一事确是让人叫好,但于更久远的日常并非好事,暴者总也会成为惯于施小恶甚至大恶的人,并总有一日施到你我身上。

有时我会想,究竟何为“道德”?也许道德规范的形成就是个人在不得不依赖社会团体时,愿意牺牲一部分利益给团体来换取其他利益。世上只有一个人的话就没有道德规范一说。可现实是,我遵守火车、地铁里不外放电子设备声音的道德规范,但却没有换来我期望的安静。而且,即便像我这样愿意遵守的人是大多数,只需一颗老鼠屎,就能搅了整个“道德”规范的局。所以道德最终只能走向律法亦或某种神秘的权威震慑吗?或者它只是我们穷其所有都不可达的理想?

或许再次面对这种为老不尊者时,我应该在椅子上躺下?或许我应该在他们面前脱鞋、抠脚、吐痰?是否只有用恶心的方式才能对抗他们恶心的行为?我穷尽我有限的思维,好像只能如此。难道面对这类小恶去报JING?即便报了,大抵只能迎来些息事宁人的处理,惹了更多苦恼。或者让自己成为那个以暴制暴者?

突然间,仿佛理解了庄子所谓“为恶无近刑”是在讲什么。可我做不到上一句便罢了,为什么却连这一句也这般难。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