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AI时代,苹果和谷歌,究竟谁更需要谁?
  • 发布于 1周前
  • 43 热度
    0 评论
当AI革命托起包括英伟达、微软等科技巨头迎来疯涨时刻时,身为美股七巨头中难兄难弟的苹果和谷歌却在生成式AI大潮下,显得略显滞后。 在造车项目失败后,苹果过于保守的AI投资迟迟不见具体的商业化动作。另一边在微软与OpenAI联盟阻击下的谷歌,无论在模型产品发布的节奏,还是战略整合的决心上,都稍显落后。 现在,它们似乎决定联手解决这一窘境。

据彭博社记者Mark Gurman爆料,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苹果和谷歌正在积极谈判,苹果或将引入谷歌的Gemini 大模型接入iPhone中。苹果与谷歌在底层模型的合作,也很容易联想到双方在搜索引擎上的博弈。早在二十多年前,两家公司就达成了默认搜索引擎协议,此后谷歌每年向苹果支付数十亿美元,使其搜索引擎成为苹果硬件设备上的默认搜索引擎。 

两大科技巨头携手的消息一经放出,带动谷歌母公司Alphabet股价上涨,也印证了苹果试图追赶AI浪潮的决心。但关于合作的具体细节尚未有定论,据了解,除了向谷歌伸出橄榄枝外,苹果最近还与 OpenAI进行了讨论。 

一个问题也随之而来:在AI时代,苹果和谷歌,究竟谁更需要谁?

1、暗自较劲与相爱相杀
AI时代的互相试探,对谷歌和苹果这两大科技巨头来说,已不是第一次。 在过往二十余年的发展中,无论是在乔布斯时代联手对抗微软,抑或是后续在移动计算浪潮和智能硬件上暗自较劲,从密友到对手,苹果与谷歌一直都是「相爱相杀」的关系。 

时间拨回谷歌成立之初,两位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曾将乔布斯视为导师,双方的关系亲密无间。2007年,乔布斯在推出iPhone时,还邀请了时任谷歌CEO的埃里克·施密特为其站台,同时担任苹果董事会成员的施密特开玩笑说道:“如果我们两家公司直接合并,我们就可以称其为‘苹谷’(AppleGoo).....我们无需合并也胜似合并。”

然而,在这一玩笑过后,谷歌与苹果随即从蜜月期进入冷静期。原因在于,谷歌闷声放了一个大招——直接在2007年宣布移动操作系统Android,乔布斯得知后十分生气表示,多次谈到谷歌话题时,甚至只说谷歌「勿作恶」的宗旨就是「狗屎」(bullshit)。也正是在这一时期,苹果推出了Siri,但并未选择谷歌,而是拥抱微软Bing。 

此后,随着巨头业务版图的拓展,谷歌与苹果的竞争越来越多。无论是软件上,苹果地图和谷歌地图、Chrome 和Safari、谷歌钱包和Apple Pay......还是硬件上,Pixel和iPhone,Chromebook和iPad...... 

不过巨头间的竞争并非是零和博弈,大多是竞合关系。比如前文提到的两家巨头在搜索引擎上的合作,谷歌每年都要给苹果支付数十亿美元,看中的就是Safari的流量入口价值。2017年,苹果CEO蒂姆·库克和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还被媒体拍到一起共同晚餐。 

2018年,双方再次会面后,苹果的一名高级员工还在一封信里这样描述两家公司的关系:“我们愿景相同,亲如一家。”可以看出,硅谷巨头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在AI时代,谷歌与苹果间的谈判再度印证了这一点。 

2、需要「朋友」的谷歌
从谷歌当下的处境来看,四面楚歌的Gemini无疑需要更多像苹果这样的朋友。 我们此前在《Claude炸场,最焦虑可能不是OpenAI》一文中曾指出,尽管谷歌一直将自己形容为一家人工智能领先的公司,但无论在模型的推出节奏,还是商业化路线上,谷歌都明显迟滞于微软和OpenAI。

一方面,Gemini此前曾陷入一系列的争议,导致其模型效果、质量与可控性遭到质疑;另一方面,谷歌近期采取「开源+闭源」两条路径,一面对抗微软和OpenAI,一面对抗Meta等开源玩家,多元的路线下,这无疑对这家本就陷入「大公司病」的巨头提出了更多的挑战。 

而若是与苹果携手,至少对谷歌有两重利好:一是流量和入口价值,与苹果合作将为 Gemini 带来数十亿潜在用户,除此以外,而Apple拥有超过20亿台正在使用的硬件设备,这些设备为谷歌大模型落地端侧提供了入口,也会在后续转化为新商业价值。 

二是,从攻守同盟角度而言,微软和OpenAI抱团下,形成了「云厂商+基石模型公司」的配合,尽管谷歌也支持了OpenAI的最强对手Anthropic,但依旧缺乏一个实力强劲且商业化能力稳定的「朋友」,而苹果坐拥生态和软硬件基础,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3、亟需证明自己的苹果
谷歌需要苹果的支持,而从造车失败里走出的苹果也亟需通过讲述更多AI故事,来扭转华尔街对其的失望。 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此前就曾评价,如果苹果今年无法推出优于市场预期的生成式AI服务,英伟达的市值很有可能超过苹果。

不久前,在苹果年度股东大会上,库克重申了苹果将对AI的大力投入,这被视为苹果AI战略从保守到激进的一个关键转折点。此后,苹果先是被曝出收购了加拿大的初创公司DarwinAI,将初创企业收进封闭生态,也是苹果的惯有动作。据Stocklytics 的统计,苹果据在过去一年收购了多达32家人工智能初创公司,明显领先于谷歌、微软等。 

与此同时,苹果还一改低调,对外公布了自研多模态大模型研究成果,采用了MoE(混合专家)架构、参数高达30B的MM1模型。 而与谷歌合作,无疑将加速AI落地的速度。美国科技分析师Gene Munster评价道:“这对苹果来说是一场胜利,毕竟在AI竞争中,先发优势就是一切。”而在报道中提及的OpenAI,去年库克曾公开表示他在个人使用 ChatGPT,发现“许多问题需要解决”。 

至于,如果合作达成苹果究竟要向谷歌支付多少钱?这仍然取决于用途。Gene Munster预测,如果Gemini为iPhone的大部分人工智能功能提供支持,那么这个数字可能会达到每年数十亿美元。 

科技巨头间从不缺恩怨情仇,目前尚未得知苹果与谷歌是否会官宣合作,但至少可以肯定一点:随着谷歌和苹果打响这场AI反攻战,巨头间的新战事又再度开始了。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