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感于35岁程序员的职业困境
  • 发布于 2个月前
  • 256 热度
    0 评论

如果你怀着疑惑进来,别怀疑,也别着急划走,不是啥标题党,聊的还是35岁门槛的问题,没啥假大空的论调,就实事求是的聊一下正处在这个门槛上的我,一些感悟。


职场就像围城,我们每一个职场人总是以“墙外”的视角羡慕着“墙内”的世界,而也许你的生活也出现在别人的梦中,我在阳台上抽着烟,我抽了一半,风抽了一半,没有和风计较,我抽着风,风抽着烟,一起烦恼。


一些风气
互联网这个行业进入也是阴差阳错,专业调剂,第一份工作也是阴差阳错,一切的机缘巧合之下,也混了快10年多了,起点不高,混的也中庸,属于际遇平平,没啥金手指的开局,不管你当前际遇如何,姑且一看。入职的第一家公司资历属于比较老的8几年就在做,常听公司的老前辈聊原来工作是如何不易,背着笨重的“大屁股”显示器和外设,跑着客户做着项目,人情味浓郁。
♥有搞了技术10多年,不愿意升职去带项目,做项目“咔咔咔”,没啥瓶颈的大佬
❤有只要你做出来就行,时间不够我帮你托,客户随便拍平的“平事儿王”
❤有数据库贼溜,导数据一流,佛系心态,什么大事儿都不算事儿的“心态王”
❤有代码洁癖,追求极致一言不合就重设计的“技术控”
❤有一言不合就发车的“老司机”

❤各式各样的管理、处事、技术,接人待物的风格,现在想来受用一生,每个人身上都闪耀着不一样的光彩,甚至门卫大爷、和招我进去的人力大爷都是特别有意思的人。


随后的几年,互联网的环境变热了,人们说10年一周期,2000年的时候出过泡沫,算算时间,泡沫也该来了,结果问君何不乘风起 扶摇直上九万的时代来了,"马爸爸",还是雷布斯,说过“风口到了,猪都能在天上飞”,我想,我应该就算是那个🐖,看着兴衰,忙着接外包,收红利,学技术。


那段,人们像打了鸡血一样,忙着创业,忙着做产品,忙着讨论、电商、滴滴、刀塔传奇手游季度营收几个亿了、新加坡外派钱赚疯了、外卖、直播、共享单车、理财产品雷暴、共享充电宝、VR/AR、线上医疗、风口一轮轮刮过,我以为一直会是这样。


18年的贸易战,像是给互联网撞上了刹车片,工资待遇涨了一轮,不知道什么邪风在刮,是培训机构在推动还是什么原因,网上的工资攀比,晒工资条等等等等,好像技术和工资画上了等号,培训机构都肥的开始上市了,以往互联网宣扬着学历不重要、技术崇拜,到后来的简历造假、工资造假、致使"八股文"面试流行起来,“LeeCode”刷题成了面试必备,以大厂光环为荣,神之鄙视链形成了,优越感开始成型了。


看到之前有人在说“都去分蛋糕了,谁去做蛋糕",经过一轮疫情,经过3年酝酿,22年后遗症开始显现,很多人依然秉持着偏见,听着别人在吹着牛逼,诉说着他们的成功学,依稀还记得当时的段子“跟着风口去做打车,打车倒了,去外卖,外卖血拼一场,不行了,接着共享单车,vr/ar、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互联网医疗、远程办公、线上教育”,转了一圈,发现充当着“金丝雀、炮灰”的角色,加班加点完成一轮轮的探索和时间赛跑,“乐视”员工离职潮的排挤,到“阿里系”从万人敬仰,到跌下神坛,员工有啥错,上班不就图口饭吃嘛,平台在一定程度上是会给人加分,可能你原来处理的都是上亿的单子,给了你错觉,认为这是你的能力,忽略了这个上亿订单背后有几百上千人的默默付出才凑成的结果,忽然市场态度的转变让人猝不及防,云中在飘,忽然一盆冷水,发现技术在被需要的时候才重要,“工具人”的特质在生存面前一文不值。


好像匆匆走过了很多年
时代在变化,互联网的变化更加可怕,可怕到今年的人工智能,明年就烂大街了,今年你还觉得某个语言是供不应求,明年就卷的死去活来,今天你还在嘲笑某个岗位,打死都不会去干,明天想干也干不了,培训还在给你宣扬着“PHP和java”最牛B,做着培训完了,上万工资随便挑的梦,下一刻,连这个语言深耕的人找工作都卷不动了,基于现状,分成了几个方向:
1.业务专家
贴合行业,走行业软件业务的道路,也就是传统说的项目经理的道路,这条路的弊端明显,最合适的就是走夕阳产业耕耘,变化没那么大,如果没有遇到“教培、教育”这种一刀切腰斩,那顺利的混5-10年不成问题,但没人聊过以下的工作转变:

工作重心的转变
.醉心文档、汇报,验收,PPT,回款,归档,商务谈判,各种鸡毛蒜皮的事情,还得担心公司成本考量,人员流动性导致的一堆烂摊子需要收拾,这里的度把控不好就是“车毁人亡”的后果。
.协调好客户、公司、手下的兄弟的关系,制定计划==“人工定时器”,监控进度==“测试”,你的应付技术的情绪,逼的太狠,福利待遇争取不到,最终就是“背锅侠”的下场。
.技术的体系求稳重,意味着技术老旧,且很久不去一线写代码,技术已经不能成为你的加分项。

心态转变
常年的管理,让你的管理理论得到了提升,奈何管理的再好,和福利不挂钩,你就跟没有爪牙的老虎,只得通过激化团队矛盾得以持续施加影响,变相的导致了人员流动加剧,最终导致的恶果是项目质量越来越差,不得不增加成本或是自己赤膊上阵来消除影响,你开始潜移默化的仇视技术。
拓展业务让你不得不夸大,美化以求达成合作,具体的实施过程,一遍遍的否定自己夸下的海口,直到因技术能力的问题被淘汰出局
直到此时,你才发现,人的嘴和话最不值钱,你已经把自己和行业绑死,脱离了这个行业,任何一种都像从头开始一样。

2.技术专家
持续坚持技术发展,耐住被人吆五喝六,指点江山,最终所有属于你不属于你的事情,最终都属于你,什么事情离了你都开始推进不了,你好像变的很重要,直到你无法忍受提出离职。你持续不断的充当"黄牛"的角色,什么东西难做就去做什么,人人把你当成中坚力量,直到你顺利的推进到项目收尾,“重要的你”变的不那么重要。

你不断的学习新的东西,不断的尝试新的东西,整夜整夜耗费实践研究某个框架的特性,攻克某个技术难点,最终,会很多东西,但是每个东西都挖的不深,而行业需要的是某个领域深度耕耘的经验。


当你所有技术都深挖了,体系架构、设计都全部不成问题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份你可以施展抱负的公司,从0到1都由你来建立,却发现,管理者有意识的让你贡献出你的整个思路,你将你的影响风险点降到了最低,你的作用开始变得微妙且尴尬。


到最后,你的精力,开始分散,不能加班,不能稳定的执行领导要求,你的自尊心和压力不允许你工资有所下降,你的性价比开始被降为0,即使你的能力很强,但这些已经无关紧要,人人都意识到你的尴尬境地,而你却无能为力。直到所有公司降维打击,你已经被出局,此时你的口才、傲娇的不屑文档,与行业外共同的能力已经缺失,可能看不懂技术的人跟“看智障”一样,心态已经形成。


3.上岸
每个人觉得考公是拜托内卷和不公正待遇的最终归宿,“围城”的戏剧性一幕又出现了,你长期养成的互联网特质,觉得上下班实践,不用无休止的学习,争论是你最不能忍受的,就费尽千辛万苦,成功上岸,一段实践后发现你真的不太适合国企的人情往来,处事风格,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痛,你从来都不知道,你在羡慕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羡慕你,看到的只是网络上管线靓丽的外壳,谁会有事儿没事儿把伤疤劫掀开给你看。

换行业你都觉得伤筋动骨,凭什么就觉得上岸会一帆风顺。


4.去外包

就那行业内部来说,很多人把去外包当成退而求其次的退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觉,外包分了项目外包,人力外包、业务转包、OD(外包派遣员工)、驻场开发这些词一套一套,这个是产业变化造成的,其实做事情的还是那一拨人,“做产品”、“做互联网产品”也不过都是给自己包装的光环,本质上都是螺丝钉,你非要去对比我能花式打螺丝,打螺丝的体态优美,没啥意义,重要的是有的要求的是螺丝的“作用”,有的要求“快”,有的要求的是“种类多”,更有的要是你螺丝的“标签”,什么职业发展之类罗七八糟的说法归结成一句,“我的作用,让我给被给的子弹更多”,不要想当然的小看任何人,多怀着敬畏心,去理解别人。


5.去创业

纯技术去创业,思路和事业均不开阔,往往因为轴,碰壁居多,辛辛苦苦的认为开源做大神是个良好的变现之路,结果中途变现发现没那么多人买账,大家都是穷鬼,本来就冲着你免费解决问题去的,你突然收费,公司也不会替小组件买单,那我只好换了。


整理清楚矛盾再出发
看问题的角度太窄
我们总是从技术的角度去争执一些问题。

当我们还再讨论"PHP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JAVA YYDS”的时候,PHP生态的坍塌也不过顷刻之间,java的八股文框架面试,让一些工作7-8年资深开发,面出了心理阴影,而甄别出来的一些“强者”连发布环境,快速理解业务,沟通都成了困难,这个经历过(非凭空捏造),网上买课教面试的,感觉正儿八经“耗费了一大段垃圾话”讲出来的东西,让我感觉有种脱了裤子放屁的感觉,这也是我的偏见,存在即合理,看破不说破,既然别人活的下去,说明需求量很大。


当我们还在喋喋不休的争论“前端”就是绑个数据,“后端”就是开个接口的时候,好多人已经开始补齐自己的不足,全面发展了,如果你还是沉浸在一个语言,一个生态,一个系统,一个架构当中,那大厦将倾,最先砸死的就是你,变化的思维看变化的事物,新技术的出现,肯定是为了解决老技术的不足,变化的是工具,但你的思维能力是延续的。


很多人把自己变成了“单线程”,“多线程”的处理,即排斥也没能力去做,人为的收窄了自己的发展,美其名曰“专精一门”,但讲真,工作2-3年的都能替代你,“专精”下去的目的是啥?不愿意去处理一些自认为的杂事儿,“影响了我拔刀的速度!”,但往往,我们现阶段正确的表达自己的理念给“外行”(文档是其中一种输出),不才是能力输出的标配吗?


如果做前端连美的鉴赏能力都没有,只能靠“美工”,“设计”,“产品”,“开发”去指导你,别人我说我能把组件和结构做出一朵花,那是“孤芳自赏,自我怜爱”,横向扩展才是你收归能力的最终归宿。


工科的最终目的,还是事儿上见真章,是为了解决整体性的问题来的,个体的能力办不成大事儿,”窄技术面的协作“,没个总控,就是在“瞎扯淡”,能力的跃迁,往往是从你不排斥变化,拥抱改变开始的。


偏见

软件是个系统工程,小型系统不分端,2-3个人轻轻松松,很融洽就能完成,细分了岗位之后,沟通,协调成本巨大,开始强调向上管理,分歧开始变大,这个是由岗位划分决定的,所以成本开始飙升,人人都开始说,“xxx系统很简单”,“轻浮的风格”日显,系统的本职功能做的越来越差,给所有人一种错觉,“说的时候,都容易,执行的时候,问题不断,借口不断”,压力也层层传递,环境变得越来越恶劣,加上行业人员不停的从毕业生,转行,培训等渠道转入,“执行”,“成本”出现了背离,企业招不到“合适的人”,“合适的人”找不到工作,利润在不停萎缩,要求在不停的提高,简单来说就是“我以为现在1毛钱可以做原本5毛钱的事儿,实际上1块钱也搞不定原本1分钱的事儿”。


固化思维
脱离了行业现状的思考,属于“自我鞭挞”,感觉问题总出在自己身上,不停的焦虑,不停的想要踏出一条变革的道路,“35岁的坎”并不独属于互联网,只要是职场,都有生命周期,只是长短的问题 ,之前总笑称实在不行去“工地搬砖”,偶有机会只是搬了个小件,就“气喘如牛眼冒金星”,怕是顺着我去,全家都得饿死,我们假想的后路其实并不如你想的那么容易,与其焦虑,不如“全面的接收”,横向的增强自己的健壮性,是换方向,换语言,还是换岗位,总能有下得去口的地方,如果你总想着舒适区,人活一生,与猪何异,人生不能退缩,退了一步,不管怎么走,始终还是会面临相同的问题,"且备自身,以待天时"。


认清自我

我们从小到大都在被灌输,工作以后也在被灌输,可能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或是被头脑发热,或是被否定,都对自身的心态认知影响巨大,人们总是很喜欢去发表自己的观点,去评价别人,不必太在意。


具体自身生存压力,兴趣,或者是规划总得先明确了,计划执行才行,不然焦虑就跟杞人忧天一样,想了也白想,“船到桥头”,那条“自然直”的路是被我排除或者选择的,难道不算是“胜天半子”的伟业嘛。


结束语

头一次全篇感慨的话,至于焦虑,我曾经有过一段,后来也算是顺利过渡了,换了环境,视野开阔了,本质上我的焦虑还是不再进步引发的,感慨的有点儿多,看一看都又快熬到4点了,原本已经整了很多天了,这会儿才补全。可能很多点还是有些片面,不知道各位老哥们又是如何过度的,一起聊一聊!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