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努力和天赋,哪个更重要?
  • 发布于 1个月前
  • 72 热度
    0 评论
  • 双人剧
  • 0 粉丝 28 篇博客
  •   
一转眼假期就要结束,恍惚间,已经进入今年的第二个季度。不知道大家一季度制定的目标有没有完成,也不知道大家是否有制定阶段性目标的习惯,无论如何,时间如白驹过际。于个人来说,时间是流动的,于星球宇宙来说,时间又是亘古永恒。假期读了一本个人传记,感触颇多。大多数的人物传记,都是讲主人公如何克服困难最终获得成功的,但这本传记,成功案例寥寥,失败的教训和克服困难的过程,却用了很多的文字描述,很出奇,但也值得思考。

1、努力和天赋,哪个更重要?

这是一个被讨论了很久的话题。有人说努力只能保证你的下限,而天赋决定了你的上限。也有人说,努力就是成功中占比99%的汗水,而天赋是那1%的灵机一现。更有人说,努力和天赋同样重要,两者是相辅相承的。嗯,说的都有道理。


学生时代,我有一个同学,也是我的老乡,在我们那个以教育为唯一出路的西北小县城,他算得上天之骄子,考试成绩永远在全县前二十名。他很努力吗?在我的角度来看并不!相反,他经常通宵去网吧玩游戏,上课睡觉,被老师提点也是家常便饭。


和我同宿舍的舍友,每晚挑灯学习到12点,早上五点半起床去楼道里背单词,除了上课吃饭睡觉,别无其它娱乐活动。但他的考试成绩,最好的时候也只能在我们班居于上游,放在全年级来说100名左右,更何况全县范围的对比。


在我眼里,我的这位老乡便是很有天赋的人,而我的舍友,便是典型的努力派。你可能以为我这位舍友没有天赋,然而在全县将近5000人的高中生中,他的成绩已经位居前20%甚至前10%,相比于统计的基数来说,他也是有天赋的人。天赋是一个需要放在特定范围和人群以及时间中的对比词,而努力,却更像一个更大范围更广时间的绝对词。


必须承认的是,天赋是因人而异的,更需要因地制宜,需要合适的时间、范围和具体的领域,才能体现天赋的差异带来的巨大差距。而对普通人来说,在去除天赋这种基因变异的因素之外,能比的可能只有努力了。


前几年网上很流行这样一句话:"很多人连努力都做不到,却整天嫉妒别人有天赋而他没有",很讽刺却很现实。选择适合自己的领域,在特定时间范围内用正确的方法+足够的努力,是可以超越该领域大部分人的,也能获得可观的成就。但很现实的一点在于,人是很复杂多维的生物,起步因素如果拉不开明显的差距甚至稍有落后,那这种心理落差带来的影响因素很大概率会让很多人放弃追赶,直至最后泯然众人。

2、理想和现实,该如何解读?

很多人抱怨自己的能力得不到施展,抱怨公司不识人才,找了一大堆只会发号施令的PPT领导,这是事实吗?并不然,这只是一种现象,一种部分人群的主观看法。


事实上,所谓的基层员工是这些所谓的发号施令PPT领导筛选和招聘进来的,因为满足他们的某些标准。而这些领导,是公司高管和老板从他们自己的角度出发,筛选和聘用的。选择人的标准有些许不同,但从筛选候选人的过程来说,都是为了满足有决策权利人群的诉求,从大基数的人群中层层选拔而出的。

也许不同的岗位Title和薪资待遇会给人造成一种区别和进步空间真实存在的幻想,但很现实的一点是,在职场中成长的路径是单一的。只要你选择了融入某个群体或者加入某个平台,那你就只能按照它的标准和体系去成长,满足一切它的各种指标和要求,这种要求本质上只服务于公司或平台的发展,和作为人之个体的自我实现诉求,没太多关联。


而理想是什么呢?在古诗词中我们读过太多抒发理想和情怀的诗句,因为现实的结果是诗词作者并没有实际的机会去实践理想,或者说有机会但最终没有实现。


从现代商业社会的角度来解构,大部分带有理想/自由色彩的工作,往往不怎么赚钱,都是在用情绪价值来弥补物质上的回报落差。很多报复难以施展的人选择了寻找乌托邦式的社区,但实际上深度参与社区带来的反馈,只有核心人员才能感受得到,大部分人只是在乌托邦的外围浅尝辄止,最后回归于现实。
成年人需要明白的一点是,个人能力往往和平台、资源、运气错配。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的典故早已耳熟能详,且千里马只是对天赋的一种描述,实际上真正能从万千人群中杀出来的千里马,本身是需要平台提供才能的施展空间,需要资源支撑能力的施展,更需要一定运气,才能蜕变为真正的千里马。

没有自证的千里马不是千里马,它只是曾经具备成为千里马的天赋,如是而已。


如果你不需要平台,不需要资源支撑,甚至不需要运气,仅仅凭借自己就能成为千里马,那你的天赋和努力一定是满溢而出的,甚至耀眼的不敢让普通人直视。遗憾的人,绝大多数人,并不具备这种天赋,更罕缺努力。

现实世界就是如此残酷!但现实世界的好处在于,只要你有能力,愿意融入群体,愿意靠拢群体的筛选标准,你就有机会成为那个耀眼的千里马,兑现潜力,成为站在舞台中央聚光灯下的人。然后告诉世人,你只是足够努力,如此而已。
用户评论